包豪斯構成主義大師莫霍利?納吉藝術作品分析

摘 要:莫霍利?納吉是最早將構成主義帶入包豪斯的人物之一。他的作品具有鮮明的幾何抽象風格,他通過這些極具理性的幾何形和富有現代感的線條來表達他對藝術和工業的理解;在他的作品中,常常會使用強烈的色彩對比來使畫面中并置的幾何形變得具有視覺沖擊力;同時他也注重于表現畫面的空間感,并成功地將這些特點運用到他的平面設計中去,帶給人獨特的審美視覺體驗。

關鍵詞:納吉;構成主義;色彩對比;空間感

1 背景

構成主義最早可以追溯到1917年前后的俄國,十月革命的勝利,極大地激勵著當時俄國藝術家們的創作熱情,他們希望通過對造型藝術的詞匯和手法進行再定義,來改變舊的社會意識,提倡用新的觀念去理解藝術工作和藝術在社會中應扮演的角色。[1]1920年,左翼藝術家加波和佩服納斯發表了《構成主義宣言》,構成主義(Constructivisiom)一詞才第一次在文字中出現,《宣言》同時也著重宣揚技術的光榮。[2]從藝術風格來看,構成主義明顯受到了更早的來自于西方的未來主義及立體派畫家的影響,他們的作品往往極具抽象,在畫面中習慣以各種點、線、面為基本元素和抽象的幾何形來進行組合構圖,在調和與對比中引發人們的理性思考。幾乎在同一時期的俄國藝術界,還存著在與構成主義風格類似的至上主義,其主要代表人物是馬列維奇,他認為精神和情感在藝術創作中的地位是至高無上的,而構成主義則更加理性,也不排斥藝術與工業生產的結合。構成主義在這一時期的主要代表人物有塔特林(Vladimin Tatlin,1885~1953)、羅德琴科(Alexander Rodchenko,1891~1956)、利西斯基(El Lissitzky,1890~1941)和佩夫斯納(Antoine Pevsner,1886~1962)等人。而構成主義在發展過程中,不得不提到熱抽象的代表人物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1866~1944)和冷抽象的代表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1872~1944),他們可以說是構成主義的真正實踐者。隨著文化的交流,構成主義的理念開始在歐洲藝術界被更多的人所認識和接受,包括后來的莫霍利?納吉等一批藝術家都成為其忠實追隨者。納吉將構成主義帶入了包豪斯,構成主義強調藝術與工業生產緊密結合的觀念很快被包豪斯所接受,對后來藝術設計教育的發展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2 莫霍利?納吉簡介

圖1  拉茲洛?莫霍利?納吉

圖1 拉茲洛?莫霍利?納吉

拉茲洛?莫霍利?納吉(Laszlo Moholy Nagy,1895~1946,見圖1)出生在1895年奧匈帝國南部(今屬匈牙利)的一個富有家庭,父親是一名房地產商人。納吉在孩童時代,并沒有展現出在美術方面的過人天賦,倒是寫過幾首短詩發表在當地的報紙上。[3]納吉在1913年(18歲)就讀于布達佩斯大學的法律系,后來因為一戰的爆發,其大學生涯被迫提前中斷,并于1915年(20歲)應征入伍,在陸軍部隊中擔任炮手一職。盡管戰爭是殘酷的,但納吉在閑暇時間里嘗試著一些簡單的繪畫創作,如風景速寫、水彩等,但戰爭在他的生理和心理上都產生了難以磨滅的影響。

一戰結束以后,納吉開始把心思放到藝術這一領域中來,他在1918年(23歲)參加了羅伯特?貝倫尼(Róbert Berény)藝術學校注1的夜校培訓,并開始參加一些藝術展覽,從這時起他逐漸活躍于匈牙利的藝術界,還參加了一個名叫“MA”(明天)的前衛藝術組織。[4]納吉在1920年(25歲)到達德國柏林,開始受到構成主義的影響,并拜訪了當時定居在柏林的利西斯基(EL Lissitzky)注2。1922年(27歲),他開始研究黑影照片注3,同年在柏林舉辦了個人畫展,在這次畫展中,納吉結識了包豪斯學校的校長格羅皮烏斯(Walter Gropius)。這一年,納吉還參加了在德國魏瑪召開的國際先鋒藝術家大會,在各種思潮和媒體的混戰與交流中,這場先鋒派聚會被冠以一個復合名稱——構成主義和達達主義者大會。[5] 1923年(28歲),納吉接受格羅皮烏斯的邀請,前往位于德國魏瑪的包豪斯學校任教,直到1928年離開。在這期間,納吉的藝術成果非常豐富,他在繪畫上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風格,黑影照片也取得了一定的突破,并在藝術圈積累了人脈關系。離開包豪斯以后,納吉在歐洲從事平面設計,游走于各類藝術交流活動。納吉在1929年(34歲)開始拍攝一些短電影,并在倫敦創立了自己的設計工作室。1936年(41歲),他參加了巴黎抽象藝術展,同年還參加了包括古根海姆藝術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等舉辦的一系列重要展覽。1937年(42歲),納吉抵達美國,著手創辦“新包豪斯學校”,繼續傳播包豪斯的設計理念。1939年(44歲),納吉創辦芝加哥設計學院,并于第二年在芝加哥舉辦個人畫展。1943年(48歲)參與成立了美國匈牙利裔民主委員會,成為芝加哥分會的會長。納吉在1945年(50歲)被確診為白血病,于第二年冬天(51歲)去世。在這一年里,納吉的最后一本書《運動中的視覺》(Vision in Motion)開始出版,美國也隆重地舉辦了紀念納吉的全美藝術巡回展。

3 莫霍利?納吉的構成主義藝術作品分析

莫霍利?納吉早年并沒有接受過正規的藝術培訓,他從一開始就很少有拘泥于寫實的作品。在他的自傳中,他曾寫道:在自己早期的作品里,經常充斥著各種繪畫風格,那是因為對當代繪畫并沒有形成自己的認識,才會通過一些獨立的線條和畫面的過渡色來強調表現力。[3]他的繪畫及平面設計作品大部分都非常抽象,在他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發現他十分熱衷于通過各種幾何形和抽象線條來表現畫面,使畫面具有理性的形式美感。在畫面中的那些并置的幾何形中,納吉常常會通過強烈的色彩對比來提升畫面的沖擊力,另外,他也特別注重表現畫面的空間感,并把這些特點運用于各種平面設計中。

3.1 形——幾何抽象的構成形式

圖 2  《工廠風景》(1918)

圖 2 《工廠風景》(1918)

莫霍利?納吉的藝術作品大多都很抽象,這些抽象作品幾乎都是通過一些簡單的幾何元素來進行組構的。在他早期的一系列繪畫中,我們就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他對幾何構成的偏愛,盡管這時他還沒有完全脫離實物而走向絕對抽象。納吉在1918年前后,創作了一系列以布達佩斯附近的風景為題材的繪畫,在這些作品中,我們可以發現他已經開始用幾何形和線條來填充畫面了。其中,無論是布達佩斯的群山,還是成片的房屋以及遠處工廠,在他眼中都只是一堆堆塊面分明的幾何體而已,他就是通過這些幾何體來對參照物進行高度的概括和抽象,使畫面具有理性的形式美感。如這張畫于1918年的板上油畫《工廠風景》(圖2),畫面主要由遠山、帶煙囪的廠房、小路和鋼鐵大橋組成,墨綠色且具有柔和弧度的遠山同積木般的廠房形成對比,而前方的鋼鐵大橋則在幾何線條和冷色調的作用下,非常具有力量感。納吉在這時期,雖然已經開始用幾何的形式來創作,但畫面中的元素還是具有一定的明暗調子的變化,并沒有完全走向抽象。他用這些棱角分明的幾何形和具有工業氣息的線條來表達其對現代工業文明的理解,無疑是成功的。

圖3  《構成》(1921)/ 圖4  《無題》(1921) / 圖5  《紅色的拼貼》(1921)

圖3 《構成》(1921)/ 圖4 《無題》(1921) / 圖5 《紅色的拼貼》(1921)

納吉于1920年到達柏林,在這里,他受到了構成主義的強烈影響,開始完全走向抽象之路,創作了大量以構成為題材的作品。如這張畫于1921年的《構成》(圖3),整個畫面只由五個半圓和一根長條矩形所構成:右邊的藍色和白色半圓兩兩相扣,左邊的紅色半圓則開口朝上并被垂直的矩形所穿透,而這些幾何形所疊加的部分則用低飽和度的色彩進行過渡,雖然畫面并沒有采用對稱的構圖,但這些幾何形卻給人一種微妙的平衡感。在同年所創作的《無題》(圖4)中,在深色的背景上,兩個由矩形構成的十字架和大小不一的長方形被放置在畫面的正中央,這兩個十字架無論是在色彩上還是尺寸上都形成了極大的反差,兩個長方形則被施以紅白不同的顏色。這些高飽和度的幾何形在深色的背景上顯得十分跳躍,就像黑暗中燃燒的火焰一般,非常具有視覺沖擊力。而在1921年的作品《紅色的拼貼》(圖5)中,納吉只是在空曠的淺色背景中放置了三個大小不一的紅色矩形,以此來表達他對紅色的理解。從視知覺的角度來看,方形與紅色是相對應的,紅色的重量感、不透明感、莊嚴感同方形的靜止、莊重、和穩定感的形狀相一致。[6](P.57)從納吉在這一時期的作品來看,我們可以發現其對于抽象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他的作品中已經完全找不到任何具象的痕跡,取而代之的都是由幾何形所構成的絕對抽象,烙上了其鮮明的個人風格。

3.2 色——強烈奪目的色彩對比

圖6 《匈牙利的菲爾茲》(1920)/ 圖7《魏瑪博覽會海報》(1923) / 圖8《致康定斯基》(1926)

圖6 《匈牙利的菲爾茲》(1920)/ 圖7《魏瑪博覽會海報》(1923) / 圖8《致康定斯基》(1926)

現藏于瑞士溫特圖爾藝術博物館的《匈牙利的菲爾茲》(圖6)是納吉在1920年畫的一幅抽象布上油畫。畫面中的這些不同顏色的矩形,都被作者按照55°角來進行傾斜并置,這些矩形的顏色主要由黃紅藍三原色及黑白所構成,這些并置矩形的色彩之間并無一定的構成規律,它們在三原色及黑白對比色彩作用下形成了強烈的同時對比,在麻布底襯上顯得十分搶眼。同時對比指的是當兩種或兩種以上的顏色同一時間、同一空間并置在同一畫面上,所看到的色彩對比現象。[6](P.93)

1923年,納吉應格羅皮烏斯的邀請,前往德國魏瑪,由此開啟了他在包豪斯的五年教學生涯,包豪斯就像一片沃土,為他提供了更為廣闊的平臺,同時他也將構成主義的理念帶入了包豪斯。圖7是納吉在1923年,為魏瑪包豪斯學校設計的展覽會海報,我們可以發現納吉已經成功地將自己的藝術風格運用在平面設計當中。在畫面最為顯眼的位置,是一個由菱形、半圓、矩形所組成的幾何形并置,在這些幾何形中,無論是尖銳的白色菱形還是柔和的黃色半圓都與黑色的背景形成了強烈的色彩同時對比,這些幾何形所疊加的部分則被作者進行了色彩的“降純”處理,看上去具有非常濃厚的構成氣息。而關于展覽會的文字信息,則被他用白色字標注在海報的右上、右下兩個位置,讓人一目了然。海報的成功之處在于:作者用抽象的幾何形很好地表達了展覽會所具有的現代工業的理性特征,同時賦予海報極強的視覺沖擊力,在能夠很快地吸引人眼球的同時,也沒有忽視文字信息的有效傳達。1926年,納吉(30歲)為了向年過六旬的抽象大師康定斯基致敬,他創作了水彩拼貼畫《致康定斯基》(圖8)。從畫面中我們可以明顯感受到色彩對比給人帶來的強烈視覺反差,畫面中的紅色、黃色、白色長方形同黑色背景形成了強烈的明度對比,符合其一貫的繪畫風格。1936年,納吉為英國帝國航空公司設計了一本宣傳手冊(圖9),在手冊封面的正中央是一只被平面化了的眼睛,眼球為藍色的圓形,在醒目的橙色瞳孔中間是帝國航空公司的標志,一架由布里斯托爾公司生產的四槳飛機正從眼角飛過,眼睛上方的文字在明暗邊緣的作用下顯得很有立體感。畫面中的橙色在整個封面中起到點睛的作用,看上去就像緩緩升起的太陽,并且在補色的強烈對比下,很好地突出了帝國航空的這一主題。

圖9 《帝國航空公司手冊》(1937)

圖9 《帝國航空公司手冊》(1937)

3.3 空間——立體表現的空間感受

圖10 《Z VIII》(1924)/ 圖11 《A m 4》(1926) 圖12《書籍封面設計》(1935-1937)

圖10 《Z VIII》(1924)/ 圖11 《A m 4》(1926) 圖12《書籍封面設計》(1935-1937)

納吉的作品除了注重“形”與“色”以外,還有一個明顯的特征就是注重表現畫面的空間感。在他的作品中,常常會通過對幾何形的透視、扭曲和質感的變化,來讓畫面中的幾何形具有一定的立體感,與平面背景形成強烈反差,以此來強調空間感。《Z VIII》(圖10)是納吉在1924年創作的一幅抽象畫,畫面主要由兩個不完整的黑白圓形和一些平行四邊形構成,黑白圓形被納吉分別放置于畫面的左下方和右上方,而這些平行四邊形,則被作者利用透視原理,使它們看上去就像被立起來了一樣,這些幾何形所疊加的部分,被作者有意的將顏色的飽和度降低,使畫面看上去既有立體感而又不顯得突兀。在后來很長的一段時間里,納吉創作了大量的風格類似的作品,如《LK III》、《Copper Picture》等。而在1926年的《A m 4》(圖11)中,納吉在由平面幾何形構成的背景上,繪制了兩個大小不一的實心球,大的實心球相對于小球,其體積感和質感顯得更加強烈,在大球、小球和背景之間,產生了一種遞進的層次感,給人帶來獨特的視覺體驗。納吉也把他的空間感運用在平面設計中,如他在1935年所做的一個書籍封面設計(圖12),我們可以看到,在由幾何形和具有數學感的弧線所組成的背景上,有一個具有玻璃透明質感的球體,作者將文字排版在球的表面上,既突出了要表達的文字信息,也使整個設計具有科技感和時代氣息。

4 結語

莫霍利?納吉對于設計的貢獻遠不只是這些,他更是一位成功的教育家,是他把構成主義的理性實踐精神帶入了包豪斯學校,讓學生在實踐的過程中體會藝術與技術的結合,這種理念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影響著一大批設計師們。

納吉早年的法律學習生涯和其一戰的經歷,使他養成了理性的思維方式和對社會的責任感,他將這種特質深深地植入于自己的藝術創作中。那些標準的、理性如同機器切割般的幾何形被他運用于自己的作品中,以此來表達他對藝術和現代工業文明的理解。當然,納吉也并不是那種過分地偏執于“形”的藝術家,在他的作品中,并置的幾何形往往被他賦予強烈的“色”彩對比,以此來增強作品的視覺沖擊力,納吉也非常注重表現畫面的“空間”感,讓觀看者在平面與立體的的反差中獲得獨特的視覺體驗。他將這些手法成功地運用在自己的平面設計當中,使這些構成手法能夠很好地融合在一起。

注釋
注1:羅伯特?貝倫尼藝術學校是由匈牙利先鋒藝術家羅伯特?貝倫尼(Róbert Berény,1887~1953)所創辦的一所私人藝術培訓學校,位于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
注2:利西斯基(EL Lissitzky,1890~1941)是俄國構成主義大師,擅長于書籍裝幀和平面設計,其最為著名的海報是《紅楔子攻打白軍》。
注3:黑影照片也被稱為物影照片,其創作過程并不需要相機,是通過物品直接在感光膠片上進行曝光所得到的照片。

參考文獻
[1] 吳衛.平面構成圖說本[M].北京: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10:7.
Wuwei. Plane composition with picture[M]. Beijing: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press,2010:7.
[2] 凌繼堯.藝術設計十五講[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69.
LingJiYao. Art and design fifteen class[M]. Beijing:Peking University Press,2006:69.
[3] 出自: 莫霍利?納吉基金會
http://moholy-nagy.com/Publications.html
From: Foundation of Moholy? Nagy
http://moholy-nagy.com/Publications.html
[4] 童慧明,李雨婷.100年100位平面設計大師[M].北京: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03:119.
TongHuiMing,LiYuTing.100 graphic designers in 100 years[M]. 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press,2003:119.
[5][美]路易斯?卡普蘭.世界攝影大師傳記叢書—拉茲洛?莫霍利-納吉[M].陸漢臻,朱瓊,聶玉莉
譯.杭州:浙江攝影出版社,2010:3.
[U.S.A]Louis Kaplan.Laszlo Moholy-Nagy:Biographical Writings[M].LuHanZheng,ZhuQiong,NieYuLi
[6] 吳衛.色彩構成圖說本[M].北京: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06:57,93.
Wuwei. Color composition with picture[M]. Beijing: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press,2006:57,93.

圖片來源
文中所有圖片均來源于莫霍利?納吉基金會
http://moholy-nagy.com/Publications.html

作者簡介
1、洪山(1987~),男,湖南邵陽人,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2011級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為視覺傳達設計理論及應用研究。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湖南工業大學學生宿舍29棟129,郵編:412007。
2、吳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藝術學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學日本千葉大學デザイン學科。現任湖南工業大學研究生處處長、湖南省包裝設計藝術與技術研究基地首席專家、中國機械工程學會工業設計分會委員、中國包裝聯合會包裝教育委員會副秘書長、湖南省工業設計協會副會長。現主要從事傳統藝術符號和高校藝術教育理論研究。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泰山路88號湖南工業大學研究生處,41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