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江城市形象定位的視覺化解構

[內容提要]:探討了城市形象定位、城市形象定位視覺化的概念,剖析了“大千故里、文化內江”的定位涵義。分析了內江城市形象定位視覺化的字、色、圖等視覺元素的提煉。論述了如何將“大千故里文化內江”八字與體現內江文化的色彩、圖形進行文圖整合,以視覺化的語言來詮釋內江城市形象定位的精神內核。
[關鍵詞]: 城市形象定位;大千故里;文化內江;視覺化

城市形象定位是一句“濃縮城市精華,彰顯城市魅力”的生動“語言”。是一種界定、區隔其他城市形象的 “排他性”的思路。在中國美院教授成朝暉看來,城市形象定位就是“從城市形象評價的角度,基于城市人間、 空間、 時間的維度, 即在分析和研究城市發展歷史和現狀的基礎上, 結合城市靜態的、動態的比較優勢資源, 對城市的發展規模、 發展方向、發展空間及經濟結構布局進行系統的戰略性判斷和界定。”[1]內江市素有“書畫之鄉”、“文化之鄉”的美譽,在地域特色文化傳承中和城市發展現實比對中確立了以“大千故里、文化內江”為城市的形象定位。

城市形象定位的視覺化解構既城市形象設計,是在城市定位基礎上,將城市范圍類自然風光、名勝古跡、景觀建筑等有形形象和城市地域文化、精神傳承、城市文明、經濟基礎、市民素質等無形形象通過創意化的分析、提煉,從新創構成圖形、色彩、文字等可視化的具象符號,以此達到更好的傳播城市形象。城市形象定位是城市形象設計的前提,所以內江城市形象設計也必須根植于內江的城市定位。

一、內江城市形象定位解析?

成朝暉教授認為“城市形象定位的本質是在挖掘‘城市特質’基礎上,在目標受眾心目中培養、創立獨一無二的印象”。在當下,凡是成功的城市形象定位都體現了這個本質,如:“亞洲國際都會的香港”,“奇跡之城、夢想之城、美麗之城”的重慶[2] , “小商品海洋, 購物者天堂”的義烏市,“春城無處不飛花,昆明天天是春天”的昆明市。這些優秀的城市形象定位案例為內江樹立了典范。內江城市形象在借鑒這些典范基礎上,結合自身獨一無二的,以“張大千書畫”為代表的文化資源,確立了“大千故里、文化內江”的戰略性城市文化定位。

1、?內江人文薈萃 內江地處成渝經濟區中心地帶(如圖1),北達成都、東聯重慶、南接云貴、西抵川西。在這樣的地域環境中,內江人孕育出了“蜀文化的婉轉溫柔的風格,巴文化豪爽耿直的稟性,貴州夜郎文化瀟灑倜儻的神采,云南遠古文化閃光溢彩的流韻”。[3]在這樣的文化性格熏陶下,內江人文薈萃、才俊輩出。古有孔子的老師、東周學者萇弘、西漢辭賦大家王褒。唐有李白為其贈詩一首“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請……”的狀元郎范崇凱(據舊《內江縣志》)。宋有“文章雄健似蘇軾,被高宗稱為‘小東坡’”的狀元趙逵[4]。明有禮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蜀中四大家”的趙貞吉。清有著名“五老七賢”之一、四川高等學校(今四川大學前身)校長的駱成驤。近代有犧牲于辛亥革命前夕、被孫中山追認為“大將軍”的喻培倫。當代有著名新聞巨子范長江,著名作家被希臘雅典科學院授予 “最高文學藝術獎”(國際上僅4人獲此獎)的羅念生。今有“巴蜀鬼才”魏明倫,著名作曲家王錫仁等。在這些歷史文化名人中,國畫大師張大千先生則是其中的翹楚。

圖1國家發改委發布《成渝經濟區規劃圖》

張大千(1983—1899年)出生于內江,原名正權、單名爰、字季爰、法號“大千”,“大風堂”為其畫室名。大千先生的書畫藝術啟于李瑞清,仿于石濤、學于“石溪、青藤、白陽、大風”,師自然,摹于敦煌壁畫,借鑒西方現代繪畫,實踐創立潑墨潑彩畫風,勤學苦練,終成大家。“于山水、花鳥、人物無所不工,其筆路之廣,見者莫不折服”(吳作人語)。詩、書、畫稱之“三絕”,被悲鴻先生譽為“五百年來第一人”。[5]他在世界畫壇上享有崇高榮譽,曾在美國紐約舉行的世界現代美術博覽會上,以一幅《秋海棠》榮獲國際藝術學會頒發的金牌獎,并被該學會公選為“當代世界第一大畫家”。

2、內江文化多元 內江素有 “文化之鄉”的美譽,在2000千多年歷史文脈中孕育出了科舉、戲曲、美食、紀念館等多元的文化型態,其中書畫、牌坊、佛教、交通、蔗糖等文化是其中的代表。

書畫文化;內江畫院眾多、畫家輩出。內江有張大千美術學院、張大千研究所、內江書畫院、政協書畫院、森大書畫院、圣水禪林書畫院等書畫機構。書畫家有明代擅長書法的趙貞吉,清初獨創的“雙鉤”書法的丈雪和尚,民國至今有國畫大師張大千、“虎癡”畫家張善子、彩墨大師“邱九寨”之稱的邱笑秋等,況且“豐子愷、郁風、董壽平等人也曾此從事繪畫藝術” [6]。內江還有以制筆企業“晃佑堂”為首的紙、筆、墨、硯產業鏈。

牌坊文化;內江隆昌石牌坊群堪稱中國石牌坊之冠,與安徽歙縣牌坊齊名,被譽為青石文化的“立體史書”,是全國重點保護文物。隆昌牌坊群集中在一起的有13座,且保存完好,均為四柱三門三重檐五滴水結構,造型高大雄偉、沉穩古樸、圖文喻意深刻、雕刻技藝精湛,系明清牌坊建筑鼎盛時期之典型作品。

佛教文化;內江廟宇眾多,佛教文化資源豐富。順沱江依次而建的有“中川第一禪林”圣水寺,“西林古剎”之稱西林寺,千手觀音的東林寺,雄偉壯觀的大佛寺,三元塔和高寺塔隔江而望。還有資中縣城重龍山上“西蜀名剎”的永慶寺,鬼斧神工的重龍山摩崖摩巖石刻,川南儒、釋、道三大教派集為一廟的靜寧寺,這些佛堂廟宇無不為內江增添了祥和的佛教文化氛圍。

交通文化;在國家發改委頒布的“成渝經濟區城市分布圖”中涉及“內江”就有“重要的商貿物流節點城市”、“區域中心城市”的表述。(如圖1)內江素有 “川中樞紐,川南咽喉”之稱,是四川省第二大交通樞紐,07年躋身國家公路運輸樞紐城市,區域內形成了縱橫交錯、水陸空俱全的立體交通網絡。水路; 內江濱臨沱江,自古有“萬斛之舟行若風”的繁忙景象描寫。陸路;內江有六條鐵路、七條高速公路、一條高鐵穿城而過。空路;內江兩小時生活圈內有機場三座(成都機場、重慶機場、宜賓機場)。

蔗糖文化;內江別稱“甜城”(已載入《辭海》),是歷史賦予內江的一個得天獨厚的名稱。內江盛產蔗糖,在唐朝內江就開始種植甘蔗、釀造蔗糖,曾年產糖品7000多萬斤,清朝末年內江蔗糖生產已同福建、臺灣并稱為全國三大糖業基地。現在,由于各種因素內江的甘蔗產量小了,但在白糖、冰糖、蜜餞等土特產品中我們依然能感受到“甜城”的味道。

這些多元文化形態為內江城市形象定位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也為借助張大千先生的影響力塑造富有“內江特質”的“差異化”的城市形象明確了方向。所以定位“大千故里、文化內江”既是內江文化的使然,又是內江現實的發展選擇。

二、內江城市形象定位視覺元素提煉

《荀子?天論》云:“形具而神生。”也就是有了生動的形象,精神氣質才能產生。內江城市形象設計也遵循這種藝術規律,“大千故里、文化內江”的定位就是這個“神”,通過藝術化手法設計的、內江獨有的視覺元素就是這個“形”,內江城市形象的“神”也必須借助設計中的“形”來與大眾有效的溝通與傳播,所以致力于“形”的提煉是內江城市形象定位視覺化的先決條件。內江城市形象設計的“形”的提煉包含字形、色彩、圖形等視覺元素。

圖2 城市形象設計的字形元素—張大千的書法

1、內江城市形象定位視覺化“字”形元素的構創
書法漢字與圖形的結合創意是內江城市形象定位視覺化解構最恰當、最整體、最直接的方式。因為 “以漢字作為主體設計符號,通過對它的本體潛能的視覺化開掘,并以各種手法加以處理,是一種文化含量極高的設計形式,在當今發達的信息社會中又是一種極富特殊表情的設計方法。”[7]所以“字”形元素構造和創立是設計的關鍵。而張大千本身也是書法名家,李永翹先生在《張大千年譜》中是這樣評價“張大千的字是熔合隸篆魏碑,狂草真楷,并參以黃山谷的體勢筆意,終于逐漸形成了一套蒼勁飄逸、瑰奇秀麗風格的行書‘大千體’”。[8](如圖2)張大千所創造的雄健豪邁的書法風格正契合內江城市形象設計中“字”形元素形態,而我們有意識的對其中一部分結構和筆畫進行藝術性的設計,就構創出了內江城市形象設計中的文字廓形。(如圖6)

圖3? 內江雨后城市風景

2、內江城市形象定位視覺化“色”元素的汲取
城市色彩是城市面貌和城市個性最直接的體現,通過城市的各種色彩視覺來傳遞城市獨有的城市信息,在城市形象品牌塑造中占有重要地位。[9]內江形象設計的“色”元素是在內江特色色彩環境情態中孕育出來的。李白曾寫下“青山橫北郭,白水繞東城”的詩詞贈與范崇凱(內江人)。這首詩中所蘊含的意境正是內江美麗風景的寫照,也可以作為有著濃厚鄉土氣息和歷史文脈的內江城市色彩的表露。青白相融的墨色、青山蒼翠的綠色、砂巖裸露的紅色正是內江的主體色彩。墨色;內江地貌以丘陵為主,雨量充沛、氣候濕潤在這種環境下不僅營造出小橋、流水、人家的田園式自然水墨視覺,還在雨后營造出云繞“甜城”、霧起沱江,高樓、橋梁、游船、人群倒影相輝的現代“城市水墨”意境。(如圖3)綠色;內江植被豐富,森林覆蓋率高,一年四季綠樹長青。(如圖4)紅色;內江的土質由紅砂巖、紫砂巖組成,雨水沖刷地表匯入沱江,在雨季沱江水也是紅色。水墨之色、長青之綠、砂巖之紅共同組成了內江形象設計中的基色。

圖4 ?內江穹窿地貌風景

3、城市形象定位視覺化“圖”元素的選取
“圖”元素是城市形象設計最直觀的符號,它所包含的城市信息量是最大的,它的識別性也是最容易的,它的選取是城市形象定位視覺化的關鍵因素。內江城市形象設計“圖”的選取必須是能代表特色文化和城市面貌的視覺元素。最能體現內江“書畫文化”精神的圖形是紙、墨、筆、硯。最能反映“牌坊文化”的圖形是隆昌石牌坊的圖片。能彰顯內江“佛教文化”精神的圖形很多,如佛堂廟宇、菩薩寶塔、佛法用具,但這些圖形對佛的內涵和深度表達不夠,而且這些圖形缺乏設計的美感和后續的文圖整合。選擇蓮化荷葉的圖形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蓮花荷葉是佛教經典和佛教藝術的象征物,意義深邃。二是蓮花荷葉是張大千繪畫物品之中最愛之物和最多之物,況且張大千曾“出家”修行,賜予‘大千’法號。能體現“交通文化”的圖形也很多,選取沱江和高鐵,是因為自古到今沱江都是重要的水路運輸線,高鐵是當今世界最快捷、最現代化的陸路“交通工具”,內江是成渝高鐵線路的中心站,選取沱江、高鐵圖形是最能體現內江“交通文化”的核心。選擇最恰當的,最代表“蔗糖文化”精髓的當是甘蔗圖形。(如圖5)在內江形象設計“圖”元素的選取上,還要考慮到“圖”的形與“字”的形的整合,這樣才能做到文圖創意的巧妙性,視覺上的合理性。

圖5? 內江城市形象設計的圖形覺元素

三、內江城市形象定位視覺元素整合設計

城市形象定位視覺化的最終方案是一套通過圖文整合設計的圖像效果,其中視覺元素整合設計是整套方案的核心。內江視覺元素整合設計主要文圖替構的方式,在文圖上是將代表內江形象和彰顯文化特色的“圖”元素,替換以“大千體”為基礎上的 “字”元素中的形狀相似的筆畫,在色彩上用內江環境中汲取的水墨之色、長青之綠、砂巖之紅為主色,在構圖上以八副獨立的畫面形式共同組成一個整體的版面,這些視覺元素的整合設計產生了震撼力的視覺效果和新的思想內涵。(如圖6)

圖6? 內江“大千故里、文化內江”的城市定設計方案

1、“書畫之鄉”視覺設計—“大千故里”的字形與“文房四寶”圖形的創意整合
“大”字與“紙”的圖形構創;紙做的卷軸是中國書畫獨特符號。“大”字有“天大地大、有容乃大”的涵義。卷軸圖形與“大”字一橫具有形的相似,用卷軸來替換“大”字形的一橫象征著 “大千”先生的書畫藝術采眾家之長,具有大家風范,同時也預示內江的書畫大展宏圖。

“千”字與“筆”的圖形構創。毛筆是中國獨特的書寫工具和繪畫工具, “千”字有“千變萬化、千姿百態”的涵義。用毛筆圖形與替換“千”字一豎,是設計美感的需求,寓意著“大千”先生的水墨藝術豐富多彩,同時也象征內江書畫藝術底蘊深厚,內涵豐富。

“故”字與“墨”的圖形構創。墨是中國書畫最具表現力的材料之一,墨與水的交融變化是中國書畫藝術根基,水墨的交融變化所表達外在世界和內心世界將中國傳統文人的人生感受淋漓盡致地展示出來。“故”字有“故土、故鄉”的涵義。用長方形墨條圖形來替換“故”字的一橫,以此表達 “大千”故土內江的書畫為首的文化產業興盛。

“里”字“硯”的圖形構創。硯是磨墨的工具,磨墨展紙既是文人墨客吟詩作畫的準備,又是體悟人生的一種方式。“里”字有“在野曰虞、在邑曰里”的涵義。用硯臺圖形來替換“里”字中的“田”,主要是二者在外形上的相似,同時又具有精神意態上異曲同工。這既表達了硯臺與大千先生書畫人生的不解之緣,又寄寓著內江如畫的風景孕育了眾多的書畫人才。

2、“牌坊文化”視覺設計—“文”字形與石牌坊圖形的創意整合
在人類文明史上,“文”是“野”對相應的一種狀態,孔子曰“郁郁乎文哉,吾從周”。“文”經歷了從天文、地文、人文的歷史演進,“人文之源肇自太極”說明人類社會的和諧穩定源于天、地、人的和諧共生。隆昌石牌坊以德政牌坊和孝節牌坊為主體,不管是旌表為政以德、造福一方的官吏,還是贊美尊卑有序、孝順敬忠的村夫民婦都是人文精神的集中體現。在石牌坊中最具代表的是坊、塔、三重檐等圖形,用這些圖形替換“文”筆畫中與其形相似的上半部,意在肯定內江獨特的人文傳統和弘揚內江獨特的人文精神。

3、“佛寺文化”視覺設計—“化”字形與蓮花、荷葉圖形的創意整合
在中國,傳統文人士大夫以蓮花“出污泥而不染”而自喻、自況,蓮花成為君子人格的表征;同時蓮花表征著佛義中的“清靜、無染、光明、自在、解脫”(佛經《妙法蓮花經》語), “化”字在佛語中有“度化、幻化、化身”和“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涵義。用荷葉圖形代替構“化”字左半邊,用荷花圖形“化”字一撇,這是運用兩者圖形相似的巧妙性,和蓮花佛教在形式內容上的密切關聯性,將蓮花作為“化”的構圖元素彰顯內江豐富的佛寺文化資源。

4、“交通文化”視覺設計—“內”字形與沱江、高鐵圖形的創意整合 沱江“三回兩轉,水去還來,環抱一邑”,從這種山川地形氣勢中能感受到“內”字的由來。而高速列車是現代化交通工具的代表,用高速列車奔騰的氣勢來置換“內”江的“人”字,表明生活在這塊區域的內江人的進取精神和內江城市的現代意識。用藍色水墨弧形所象征的沱江圖形塑造出了內江城市水墨的意境和顯著交通優勢。

5、“蔗糖文化”視覺設計—“江”字形與甘蔗圖形的創意整合 沱江水不僅滋潤了內江人,還滋養兩岸的甘蔗。將甘蔗來作為“江”的構圖元素,用甘蔗圖形來代替“江”字中的 “工”,意在突出內江“蔗糖”工業的曾經輝煌,也詮釋著內江蔗糖文化的久負盛名。

結論
內江城市形象定位的視覺化解構,它的根基在于內江獨特而深厚的文化底蘊上,它的視覺化轉換在于“字”形元素的構創、 “色”元素的汲取、“圖”元素的選擇,它的視覺最終形式在于“大、千、故、里、文、化、內、江”八字和“圖”元素的文圖創意整合設計。

參考文獻:
[1]成朝暉.“城市特質”一城市形象系統的差異化定位.[J].新美術:2009,(5) :86-88
[2] 黃志華.欠發達地區導入城市CIS 的策略研究.[J].包裝工程,2009,30 (12):169 – 176.
[3]楊雪梅.重塑內江“甜城”品牌新視角探析.[J].內江師范學院學報,2011,(9) : 133-135
[4] [6]鄧國軍.“五百年來一大千”—內江畫家張大千.[J].文藝爭鳴,2005,(5) :116 – 119.
[5]李永翹.清新雅麗瀟灑磅礴—張大千繪畫的藝術特色.[J].美術,1999,(5) :13-15
[7]封? 瑾.漢字.城市.[J].湖北經濟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8(10):130-132
[8]李永翹.張大千年譜.[M] .四川省社會科學院出版社,1987,(12):27
[9]楊? 芒. 樂山城市色彩與城市形象的構建經營.[J].包裝工程,2011,32(11):8- 10.

作者:羅靜松(1976-),男,四川人,學士,內江師范學院張大千美術學院講師,主要從事視覺傳達設計的教學與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