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明式家具與道家思想的關系

摘要:通過對道家思想的理解,闡述道家思想對中國古代特別是明朝的文化、藝術方面的重要影響。從明式家具的風格形態入手,研究明式家具的內在氣質。具體分析道家思想對明式家具的風格形成的重要作用。
關鍵詞:道家 思想 明式家具

一 引 言

以前,經常在設計雜志上看到以“中國椅”命名的家具作品。而且這些作品的設計者大多數都是外國設計師。因而引起我的好奇,也即便產生懷疑,是這些設計師對我國家具有所研究還是僅是一種崇拜呢?不談他們是出于什么原因,但這從側面反映了一個現象,即我國傳統家具一直受到國外人士的親睞。據相關資料記載,早在唐、宋時期,日本的家具便與我國家具形制相連。其結構亦是同樣的做法。而自宋、元時代我國家具經阿拉伯和印度人轉介已經流入歐洲,17世紀后期,我國的漆器和瓷器一起傳入歐洲,當時精湛的工藝制法對巴洛克時期的家具產生了極大的影響。18世紀中葉,我國的園林建筑及家具通過英國設計師齊賓泰爾的研究與仿制,將其格調融合到西洋家具中,形成了落可可風格的齊賓泰爾式家具。20世紀中葉,丹麥的著名家具設計師漢斯J.威格納再次以我國明式家具為原型,設計創新了很多使他享譽國際的現代家具。

如今,我國在家具上的成就早已沒有昔日的輝煌。更不能與國外的家具設計相媲美。導致這一現象是歷史的客觀原因很多,也有受我國文化體制影響。同時也有國人不思進取這一鄙習所致。面對全球化趨勢日益加強的今天,以設計立國已成為眾多國家發展經濟的戰略。現今的我國,是家具市場的大國,卻是家具設計弱國,如何打造我國自己的家具風格便成了當務之急。

明式家具是我國傳統家具的代名詞,其設計的經典為古今中外世人所喜好。因此作為中國家具設計人,我們應以明式家具為出發點,結合時代各方面的要求,從明式家具中吸取營養,潛心研究明式家具,為創造我國現代家具風格而添磚加瓦。為此,本文從我國道家思想的角度來剖析明式家具的內在精神氣質,提出個人之見。www.jrujao.cn

二 概 述

2.1 道家思想的概念

道家思想,由老子所創,老子遺留下來的著作,僅有《五千文》即《道德經》,也叫《老子》。它是老子用韻文寫成的一部哲理詩。它是道家的主要經典著作,也是研究老子哲學思想的直接材料。道家思想的核心是“道”,認為“道”是宇宙的本源,也是統治宇宙中一切運動的法則。其“天人合一”的境界,對中國文化美學產生深遠的影響。在政治上,他主張“無為”,希望回到小國寡民的原始社會狀態。莊子繼承老子的學說,成為戰國時期道家的代表人物。他發展了老子的唯心哲學,認為世界就是“我”的主觀產物。莊子鄙視富貴利祿,痛恨不公平的社會現象。道家思想其他的代表人物還有戰國時期的莊周、列御寇(即列子)、惠施(即惠子)等人。

道家思想是中國最為重要也是最有影響力的哲學思想之一。道家對中國文化的貢獻是與儒家同等重要,只是在政治思想上一為表顯一為裹藏之別而已。而道家在理論能力上的深厚度與辯證性,則為中國哲學思想中所有其它傳統提供了創造力的泉源。至于道家文化在中國藝術、繪畫、文學、雕刻等各方面的影響,則是占據絕對性的優勢主導地位,即使說中國藝術的表現即為道家藝術的表現亦不為過。當然,道家哲學對中國政治活動也提供了活絡的空間,使得中國知識分子不會因巨大失敗或不幸之后,毀滅自己或走進宗教,而更多的是保全性命,堅持節操,隱逸遁世,而以山水自娛,潔身自好的道理。

老莊哲學“道”的理解和確立,特別是“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對中國文化美學產生深遠的影響。強調超功利的無為的審美關系,強調突出自然、突出個性和藝術的獨立,追求浪漫不羈的形象想象,追求情感抒發,追求個性的表達,追求內在的、精神的、實質的美,大巧若拙,言不盡意,達到立象盡意,以象載道之目的。主張莊子以奇特夸張的想象為主線,以散而整的句法為形式,具有一種飄逸的君子風度,強調“獨與天地精神相往來”,進入“天人合一” 的理想境界。老莊之道的哲學思想已滲透到和積淀在藝術形式和審美觀念等各個方面。古往今日的中國藝術家主張師法自然以至師心,便是道家思想的的力量。

2.2 道家思想在中國文化、藝術領域中的重要性

儒家以藝術為道德教育的工具。道家雖沒有論藝術的專著,但是他們對于精神自由運動(“乘物游心”)的贊美,對于自然的理想化,使中國的藝術大師們受到深刻的啟示。正因為如此,中國的藝術大師們大都以自然為主題。中國畫的杰作大都畫的是山水,翎毛,花卉,樹木,竹子。一幅山水畫里,在山腳下,或是在河岸邊,總可以看到有個人坐在那里欣賞自然美,參悟超越天人的妙道。同樣在中國詩歌里我們可以讀到像道家學派陶潛(372—427年)寫的這樣的詩篇: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李白(也是道家學派的維護者)的古詩中有名句:“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從眾多的古代藝術形態中到處可以見證道家思想的精髓所在。

2.4 道家思想在明朝文化、藝術等領域中的重要性

明朝朱元璋崇尚程朱理學,由于他的攀親意識,導致他選擇新儒學“程朱理學”作為他統治人民思想的工具。從歷史的經驗看,凡是真正崇尚老子的道德治世思想,以真正見正識尊敬和提倡正教,發揚道德文化的教化功能,正確引領人們的精神信仰,塑造健康的道德靈魂,對國家的長治久安都會發揮不可估量的作用。元朝雖然是異族統治中原,但能夠一定程度上借助道教的基本精神,這對于它盡快緩和階級矛盾,順利度過磨合期,盡快鞏固政權、穩定社會,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可是明代沒有明白這個道理,將思想僵化的理學提高到準宗教的位子,丟失了一個極好的歷史中興機會,由于背離道德思想,社會矛盾日益尖銳,后期終于在暴風驟雨般的農民起義中壽終正寢。

道家思想在明朝雖然沒有程朱理學的地位正統,但是它在文人士大夫的思想里仍然起著不可估量的作用。如果說程朱理學是維持政治權利的鑰匙,那么道家思想則是文人士大夫通向文學、藝術殿堂的鑰匙。明朝之所以出現書法大家文徵明、祝允明、畫家唐伯虎、文學家李夢陽、科學家徐光啟等人,無不與道家思想有著很大的聯系。

在文學方面,以宋濂、王祎等人為代表的“道統”文學,主張文“非專指辭翰之文”,而是道的“象”即顯現,文與道相始終,道在哪里,文亦在哪里。(宋濂《文原》)宋代理學家提出的“文道合一”、“文外無道,道外無文” (《徐教授文集序》)劉基在《郁離子》中“楚有養狙以為生者”一章提出以“術”欺民而不能以“道”治民者必敗;臺閣體“雅正平和”,也有濃厚的道學氣。盡管道家思想在明朝不被朝中所用,但是它在文學方面卻作用非凡。

在藝術方面,道家思想強調“師法自然”,這種自然一指不事人為造作的物質本體;二指自然環境,山水花鳥。莊子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自然無限美,人生何渺茫。以巨大的自然對比渺小的人。李贄說:“堯夫云:‘唐虞楫讓三杯酒,湯武征誅一局棋。’夫征誅揖讓何等事也,而以一杯一句覷之,至渺小矣。”就連明朝儒家的正統代表(邵雍)都有這中觀念,從而表明道家思想被魏晉以來知識分子傳誦的廣泛性。這種對待自然的心境正是影響明朝藝術創作的一大因素。李擇厚在他的《美學論集》中就這樣表述,正是儒家倡導的人間情味的美加上道家倡導大自然的美的融合,才使得歷來的文人士大夫在文藝創作和欣賞中受益非淺。

三 明式家具的歷史地位及其形成的客觀條件

3.1 歷史地位

明式家具通常是指明代,特別是明中后期至清前期。具有鮮明工藝特色和制作風格。這一時期的家具在總結宋元時期工藝的基礎上,更進一步創新和發展。家具用材極為講究,造型設計和形體結構更加注重科學性和藝術性的結合,裝飾手法和制作工藝上形成了精細、雅致、秀美的明式特色。因此,明式家具代表了中國晚期古典家具的鼎盛時期,也是中國古典家具藝術的典范。她所獨有的魅力不僅在形體、做工和裝飾上,而且她蘊藏著一種濃厚的儒家倫理道德精神和極具特色的道家藝術審美情趣。明式家具的藝術表現形式還體現在時代性上,她不僅注重材料的自然質地、紋理和顏色,而且運用線的起伏變化和構件的精巧設計來體現明式家具的簡潔明快和典雅柔美;她所體現的工藝風格已成為傳統家具藝術的劃時代標志。她的藝術價值、科學價值和歷史價值在中國家具史上占有十分突出的地位,在世界家具史上獨樹一幟。

3.2 形成的客觀條件

3.2.1 經濟條件 設計在線.中國

明代家具藝術的高度發展有其歷史必然性,明朝當時的統治階級大力推崇穩定繁榮的社會、經濟環境。明代中期以后商品經濟的發展導致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萌芽。大城市與園林建筑的迅速發展,社會生活和文化導向的影響,以及擴大對外通商和開發南疆地區所大來的大量優質木材內運,使得家具藝術因上層社會的廣泛需求而得以充分發展。家具制作不斷趨于高檔化、藝術化,典雅、精美的名貴家具品種成了富豪權貴的追求目標。與此同時,傳統手工藝的不斷完善和家具生產的區域化、集團化(如以皇家貴族為代表的宮廷家具營繕所和商品經營為特色的蘇式家具、廣式家具、京式家具等等。也為家具的藝術的高度發展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和極為有利的外部環境,使得家具發展不斷趨于系列化和規模化。并逐步形成明式家具的地區風格和時代特色。形成相對穩定的家具流派。

3.2.2 政治、文化條件

在政治思想方面,朱元璋實行程朱理學繼續被尊奉為官方學說,這一學派的儒家經典注本被當作士子日常的功課和科舉考試的依據。而在科舉中,自明初至成化年間逐漸形成固定程式、規定字數、要求只能“代古人語氣為之”(《明史選舉志》)而絕不許自由發揮的八股文,更強化了對文人思想的禁錮。與此相配合的,是殘酷的高壓手段。在中國的文化傳統中,士向來有“隱”的權利,而朱元璋欽定的《大誥》卻規定,“寰中士夫不為君用”者,“罪至抄劄”—— 抄沒家產并誅殺(《明史刑法志》),從而徹底取消了士大夫與政權游離的選擇。高啟等一大批著名文人就是因為不愿與政權合作而被殺的。同時,朱元璋還制造了許多起看來是莫名其妙的文字獄。如浙江府學教授林元亮、北平府學訓導趙伯寧、福州府學訓導林伯璟、桂林府學訓導蔣質,都因他們執筆的表章中有歌頌皇帝為天下“作則”一類字樣,被認為“則”是影射“賊”,統統處死。然而這種荒誕的行為對于追隨儒道思想的眾多士大夫來說,從此失去了人性上的“自由”。如果說,宋代的文化專制已相當發展,那么至少士大夫的人格在表面上還是得到了尊重,所以他們能夠以“氣節”自勵,維持士以求“道”為最終人生目標的理想品格。而明朝自其立國之初,就從根本上塑造文人的奴性品格。

由于國家皇權的絕對性,置道家思想于地獄,道家的文人信徒得不到政府官員的重用,有才無用武之地,甚至歸隱山林也不為朝做官。長此以往,眾多文人與政場分道揚鑣。特別是當時經濟發達的江南蘇州一帶,文人墨客常以買弄書畫、以酒作詩、收藏古玩和研析家具等事宜,寄情于物。如唐伯虎,文徵明等人。也正是這種具有形上的超越和理性沉淀的存在和態度,借自然中的山水花鳥等,寄情于物中,才為明代的繪畫、戲曲、傳奇小說和家具設計等產生巨大影響。這種山林歸隱、不問朝政的舉措雖然有點唯心主義,即道家思想的體現。從側面看,它對藝術、文化、家具設計等成就不能不承認是道家思想的一大功勞。而最為突出的便有明式家具的風格建制等成就。設計在線.中國

四 道家思想對明式家具的影響

4.1 對明式家具風格的影響

明式家具風格的形成主要是受宋朝家具形制的影響。而宋朝的家具形制與宋朝對道家思想的崇拜有著非常大的聯系。

趙宋王朝對道教的崇奉可與李唐王朝相媲美,特別是太宗、真宗、徽宗三朝更盛。宋太宗集天下道經七千卷,令人修治刪正。宋真宗認道教神仙趙元朗為宗室,封其為“保生天尊大帝”,又封老子為“太上混元皇帝”。宋徽宗信道最篤,自稱“教主道君皇帝”,說他是昊天上帝長子神霄帝君下凡。他下令焚燒佛經,改天下寺院為道觀,使道士居其中。政治上,太宗和真宗父子均推行道德教化的黃老之術。太宗說:“清靜致治,黃老之深旨也。夫萬務自有為以至無為,無為之道,朕當力行之。”(《續資治通鑒》卷34)真宗亦說:“希夷之旨,清靜之宗,本于自然,臻于妙用。用之為政,政協于大中;用之治身,身躋于難老;施于天下,天下可以還淳;漸于生民,生民生其介福。”(《混元圣記》卷9)統治者的這些清靜無為的政治思想是與崇道聯系在一起的,著名道士陳摶(希夷先生)曾多次應詔入朝,向太宗建議“以清靜為治”。

由于朱熹將儒、道、佛三家融合產生新儒學,即程朱理學,后來成為制國之略,正統之學。因而道家思想在宋朝民間廣為流傳。也促進了儒 釋 道三家相互交匯的深入發展。因而道家思想的“天地與我并生,萬物與我為一”的境界到處可以得到驗證,如:宋徽宗、蘇東坡、黃庭堅、歐陽修等造詣極高的大家的藝術成就,都體現了道家思想對文化藝術領域的高超深厚的影響力!由此可知,出現于宋朝的家具也便是受這一思想的影響而成簡潔挺秀、比例適度為特征。這無疑對明式家具的發展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一個朝代的滅亡只是統治階級的更替,而不是文化思想的消亡。于是這種根深蒂固的思想便以種種方式流傳到了元代、明代。當然家具等藝術、半藝術形態便是道家思想的載體之一。

到了明代,家具風格并沒有發生大的變化。雖然朱元璋大興文字獄,八股考試制,推程朱理學為制國之略,禁止道家等諸思想登大雅之堂。道家思想雖然在制國策略上沒能被名正言順的采用。但它卻在藝術、工藝的精神內涵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從明式家具的特點中便可得到證實:
1 造型簡潔,委婉清秀,挺拔,以線為主。
2 結構科學合理,做工精細,堅實牢固。
3 木材堅硬,紋理優美。
4 裝飾適度,繁簡相宜。

明式家具的這些特點大多數采用的是簡潔,俊秀的自然界的植物造型為題材。以自然點綴人的情感的(具體將在四中講述)這種寄物予情的做法正與道家思想的人的精神自然化境地相吻合。與莊子的“天人合一”相一致。(當然這里并不是將明式家具的成就都歸功于道家思想的融入)從而說明了民間工匠和參與家具設計的文人或多或少的受道家思想的熏陶。因此,明式家具的風格形態基本保持宋朝的造型必然跟道家思想的影響有一定的關系。

4.2 對明朝文人士大夫的影響

明朝中期,經濟一片繁榮,對外貿易頻繁。由于明朝并不像宋朝一樣政治開明,言論自由,在思想文化方面,實行了嚴厲的控制。程朱理學繼續被尊奉為官方學說,這一學派的儒家經典注本被當作士子日常的功課和科舉考試的依據。而在科舉中,自明初至成化年間逐漸形成固定程式、規定字數、要求只能“代古人語氣為之”(《明史選舉志》)而絕不許自由發揮的八股文,更強化了對文人思想的禁錮。與此相配合的,是殘酷的高壓手段。在中國的文化傳統中,士向來有“隱”的權利,而朱元璋欽定的《大誥》卻規定,“寰中士夫不為君用”者,“罪至抄劄”—— 抄沒家產并誅殺(《明史刑法志》),從而徹底取消了士大夫與政權游離的選擇。同時,朱元璋還制造了許多起看來是莫名其妙的文字獄。如浙江府學教授林元亮、北平府學訓導趙伯寧、福州府學訓導林伯璟、桂林府學訓導蔣質,都因他們執筆的表章中有歌頌皇帝為天下“作則”一類字樣,被認為“則”是影射“賊”,統統處死。然而這種荒誕的行為實有其深刻的用意:唯有這種不需要任何理由、無從辯解的殺戮,才徹底顯示出皇權的絕對性,而造成巨大的威懾。這種對于士大夫的人格極不尊重的政治專制政策,得到空前地加強專制,加強以奴化人性為目的的思想統治。最終導致眾多文人士大夫潛心向道、向佛求救,不問時世,使他們常常追隨漆園高風,在道家思想中取得安身,在山水花鳥的大自然中獲得撫慰,高舉遠慕,去實現那種所謂“與道冥同”的“天地境界”。就連宋王朝積極有為、從事改革的儒家政治家王安石也曾多次要求辭職,并退隱做半山老人,來抒寫其欣賞自然風光的詩篇。在明代,由于政治專制,社會環境和個人遭遇的變化,導致明代文人士大夫對于其他文化的重視和喜愛,更多地帶有一種自覺的意識,即認為在傳統藝術和工藝創作中,(其中包括對家具設計的親賴。)人性能夠得到更為充分的表現。可以看到吳中文士文征明、沈周、都穆、祝允明等人喜愛收藏、傳寫“稗官小說”的生動記載。就連唐伯虎在臨習《韓熙載夜宴圖》中都傾入自己的家具造型于其中。這一“移情”于家具中的做法正是道家思想中所強調“獨與天地精神相往來”,進入“天人合一” 的理想境界的表現。

五 道家思想在明式家具中的體現

研究過明式家具的人都懂得:1造型簡潔,委婉清秀,挺拔,以線為主。2結構科學合理,做工精細,堅實牢固。3木材堅硬,紋理優美。4裝飾適度,繁簡相宜。為明式家具的外在形態和內在靈魂的特點。但人們常常以文人氣質來定義明式家具的特點,卻不知這文人氣質即明式家具的靈魂是什么。經我個人的淺薄研究,道家思想即為明式家具內在氣質的精神支撐者。

明式家具歷來被眾多文人士大夫、權貴等人所喜好,究其原因不外呼有兩點,一為明式家具的造型簡潔、挺拔、圓潤俊秀。二為明式家具充滿大自然韻味,能夠體現大自然的本質美。如果稱儒家思想為明式家具外在形態的話,那么道家思想則是明式家具的內在精神氣韻。正是這兩點的相互滲透、互補,才形成了明式家具的風格形態。在道家思想中,老子主張“上善若水,以柔克剛”。這里老子認為柔弱勝剛強。“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老子·七十八章》),表面上的堅強剛硬往往并不是真正的強者,柔弱才是真正的強者。因此,老子說:“守弱曰強。”(《老子·五十二章》)要想持守柔弱這種真正的實質上的堅強,就要戒除表面上的剛強。也許正是道家這一美學思想觀點,才導致明式家具中處處取圓不取方的原因。道家思想主張順其自然,力主“人”、“天”之間的和諧適應,“天人合一”的自然觀,當你身坐明式家具,便有置身于大自然中的感覺,這種默契的融合不正是明式家具這一“天人合一”自然觀給你的感受嗎。道家認為樸素是人的本性。“見素抱樸,少私寡欲”(《老子·十九章》),老子主張人要外表單純,內心樸實,保持素樸的自然本性,減少私心,降低欲望。中國古典家具的造型從宋朝開始,便以挺拔,俊秀和簡潔的特征為世人所喜愛。而明式家具的造型風格基本繼承了宋朝家具的這一簡潔特征,(前面講過道家思想對宋朝家具的影響)這種簡潔的特征正是道家思想樸素的唯物主義,人的自然化的體現。明式家具造型特點中以線為主,處處以線入手,有直線、曲線不等,這些線的運用實是道家思想對宇宙動力、生命力量的的一種表現形式。充分說明了明式家具此特點所獨有的魅力。道家主張順其自然,力主“人”、“天”之間的和諧適應,既不主張以天制人,也反對“以人滅天”、“以故滅命”。明式家具在材料的選擇上,均以自然界的木材為主,不加涂飾體現木材的自然材質美,這正是道家“天地者,萬物之父母也”(《莊子·達生》),人必須服從自然規律,從情感上尊重自然、熱愛大自然的理想境界。道家思想“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予人己愈多”(《老子·八十一章》)“為人”、“予人”帶來的并不僅僅只是自我犧牲,相反,沒有“為人”、“予人”,個體就不會“愈有”、“愈多”,而是損人不利己,造成不和諧。言下之意就是局部服從整體的辨證思想。明式家具的造型簡潔,裝飾語言適度,翻簡相宜。不像清式家具繁縟臃腫,這一特點也應證了道家唯物辨證思想的“為公而讓,顧全大局”這一思想。道家思想的精華無不在明式家具中得到充分的體現。
作者:馬寶昌 男 漢族
2006年畢業于中國美術學院工業設計系。
現任教于江南大學太湖學院工業設計系。
E-MAIL:
horse-22@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