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wledge Design:面對數字時代的工業設計

這些時間以來,常會在收音機里聽到“再在過幾百多天,便要進入21世紀”,電子郵件信箱里充斥著關于世紀末的各種消息… 不經意地我們確實已經要從這一世紀進入另一個世紀。

看看正值世紀交替間,現在我們所面臨的是一個怎樣的環境?

-具有“速度”,“連結”,“無實體”全新概念的數字時代
-在網絡上能索引得到的網站已超過100萬個,更多達2。5億張的網頁
-未來電話將由網絡傳輸,而不是網絡藉由電話傳輸
-強調知識經濟與知識管理的新紀元。
-智能財將成為新時代的主要通貨!
-拜網際網絡之賜,顧客對于甚么是未來的產品將有更大聲的發言權。。

這樣速變的大環境便是從所謂的“第二波”進入“第三波”,也就是從工業時代進入信息時代。時代的變遷總是會隨著時空而來,所產生的影響通常是明確而之間的差異是可以作的分割!我們的祖先從“勞力,土地密集”的農業時代(第一波)過渡到以“機器,工廠為主”的工業時代(第二波,1760-1950),便已經造成人類在生活與工作環境上非常大的變遷,像是大量生產,環境污染,工會的產生及城市化,銀行體系…因此有人稱它為時代大革命。“第三波”會有怎么樣的沖擊?許多的專家都指出:網際網絡的革命(1994年網絡瀏覽器的誕生以來)迫使改變我們的思考模式,新經濟活動所面臨的挑戰是不再只想制造生產,更得去想如何透過服務,信息,個別的服務與感性來提高產品的“無形價值”,以符合消費者的期望和理想。數字化的時代因為具有模糊化(Blur)的特質(欲望模糊化,資源模糊化),使得新產品從需求開始,設計研發的過程到完成上市也漸漸地被模糊地融合成一貫作業!

面對這些變化,工業設計當然也應該調整它的思維方向與所扮演的角色,或許更需要對于所使用的工具,方法與架構作改變,以準備去迎接數字時代的來臨!

想從兩個角度的觀點先談起:

從企業廠商的角度來看:
顧客化將會是企業成敗與否的關鍵!趨勢顯示消費者會越來越樂意去購買具有無形價值之產品或服務:甚至于不惜用更高的價格去擁有與嘗試! 例如: amazon.com 這個新虛擬書店讓購書成為一種信任,方便,快速而隨心可得的空間, G-Shock 或SWATCH的手表成為一種特殊價值的配備與族群標志, Steven Spielberg‘s 成立夢工廠(Dream Works SKG),在尚未有電影作品完成之前,便已成為投資大眾搶手的對象!都顯現無形價值的威力!

我們可以發現無形的價值的產生通常是建立在組織的創新,品牌,與客戶信任關系之上,特別是在今天知識經濟(Knowledge Economic)的社會里,廠商或企業除了要能快速地掌握消費者的需求與大環境的趨勢信息,更要具有”知識資本”的能力才能把”有形的價值”轉換成更高”無形價值”!

然而甚么是知識資本?一般來說:“資料”是未經證實的現象或事件,將資料作相連的群組化并歸納相關的因果關系便成為“信息”(數字時代里信息會由網絡廣泛地流到我們的桌面desktop)。以工作上的Know-How去編輯與分析信息,以作為決策的依據與指針,這種轉換的能力就是“知識” (Knowledge)。

一個組織如果能夠將員工,伙伴,供應者的經驗,創意,智能,與能力累積集結起來并轉換成有效的策略,成功的產品或新奇的科技,這些對策力,洞察力,創新力以顯現出公司的差異化與專業化的運作管理能力便是該組織的智能資本(Intellectual Capital)!

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
消費者對產品產生反應的原因,一是來自“情感的”,亦就是對美丑的直接反應與喜愛偏好的感受,這會與消費者每個人本身的個性,感性及成長背景有關,當然像對于“雜亂或整齊” “簡單與復雜” “柔軟與堅硬” “肥胖與瘦弱”這些屬于人群共同的視覺經驗而產生的喜好或厭惡也會是情感直接反應的一部份:而在服務上讓消費者所接收的情緒感受,則是更直接而共通的反應 !

另外是來自對產品的“認知”,它會是一種受到外界的影響與教育而形成的共同價值觀,也可能是一種流行風尚。形成的原因是需要廠商企業長期而且持續地去經營與塑造地,如消費者對NIKE, BMW, ALESSI… 這些品牌的認知,背后所代表的是某種特殊的風格與意義。

由于消費者在情感與認知的反應,會影響甚至決定他們是否會對產品或服務會趨近,遠離或購買的行為!

綜合以上的觀點現象,在新的信息數字時代里,企業與企業間(BtoB),企業與消費者間(BtoC),消費者與消費者間(CtoC)在信息的往返上將會形成更快速,更廣泛的聯結與互動,也會更無實體化,各企業所擁有之“智能資本”在市場上的價值與價格,將取決于該企業所轉換出的商品與消費者之間互動所造成的成敗結果 !

因此一個組織若能建立一個體系,讓信息獲得的環境建立在充分而且有效地的網際網絡系統之上(internet & intranet),可以隨時掌握新產品發展的方向與消費者的需求,并形成信息與決策!而一旦設計工作展開時,更能與顧客在設計提案上作實時的溝通,像是藉由計算機虛擬的設計原型(prototype)與目標顧客端(target consumers)作聯結,將他們在情感上與認知上的反應作情報的回饋,這些信息情報再透過企業的“智能資本”設計團隊作歸案分析,并針對設計原型作下一版本的修改與調整,如此經過返復的溝通與修改,應可推出最佳的商品與決策!

如此一來工業設計的設計開發流程或許應該也可以像 Lotus在發展Domino的軟件時一樣,先透過網絡提供終端使用者作先期的試用,經過使用者的回饋,來進行互動地反復修正:使用者同步的參與設計開發,讓新的產品上市前便已解決了軟件設計上所未預期發生的問題!

工業設計與美學,工學與商學都有關聯,過去雖然產品設計一直是以“消費者”為架構的中心,但由于在信息獲得與互動上的不便,在提案方向的決策會議上常發生各專業單位甚至是高階主管間的意見沖突與猶豫!其主要的原因是沒有足夠的信息直接來自“消費者”,以供決策轉換而造成的擔心與執疑!應用新的數字信息環境來解決應該會是一個新的契機,但因所牽連到層面,非只是“know-how”-技術的應用而已,更需談及組織內部的“know-why”-共識建立并隨時“care why”-關心新技術變動與應用,因此工業設計如何面對數字時代的來臨?如何作到K-design?應該是一個具巨變影響的Innovation!

作者:陳文龍/Wen Long Chen (浩漢產品設計公司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