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的三個境界——護士,醫生,醫學研究

Thomas Castro,荷蘭著名設計師,ArtEZ藝術學院平面系主任,Lust工作室創始人。在08年社會能量——當代荷蘭交流設計展和09年北京世界設計大會上,Thomas均做過發言。 本文是筆者Louis Hothothot對荷蘭ARTEZ藝術學院平面系主任,著名設計師Thomas的采訪。

Thomas

Louis Hothothot:感謝您在展覽上的解釋和推薦,你提及了5個設計作品,在解釋它們的時候,提及到“設計的未來”,這里能不能稍加詳述未來的設計的特征?
Thomas:當然,我想未來的設計,還有藝術,都是從傳統中走出來,盡管前進的并不快,像紙媒設計,影像作品仍然很有效,但是未來的設計又不只是關于新的技術和媒介的,所以在ARTEZ,我們一直在教學生對未來進行前瞻性的思考,而不要僅僅滿足于做最漂亮的設計,比如漂亮的書,海報,網站,apps或者所有基于傳統媒介的作品。另一方面
,我們傾向于內容的創作,形式本身也是內容,比如你看一張海報,你看到的海報的信息,那些信息的呈現形式也構成了內容,所以這些內容需要定用海報來呈現,而另一些內容最好用其他方式去傳達,或是影像、裝置、詩歌、網站, apps等等等等。我們一直在強調內容,而不是媒介,所以我傾向于訓練學生了解所有的媒介,書籍設計,海報設計,攝影,互動技術等,學生自主來決定他們將應用哪種媒介,我認為這種方式更能培養設計師。

Louis Hothothot:是的,我同意,但是要學生在4年的本科教育中掌握這么多的視覺傳達手段,可能嗎?
Thomas:我覺得在4年里,他們不可能“掌握”這些技術,但是獲得這些方面的知識,了解到各種媒介的特征,獲得媒介的選擇權是可能的。如果試圖掌握這些技術,研究生的學習是一個必要的階段。

Louis Hothothot:學生的個人工作方法也將更成熟。
Thomas:是的。對于本科生,更多在教他們思考的方法,設計的規則和規律。對于訓練學生怎么思考,怎么選擇媒介,怎么創作內容,我們投入了大量的教學工作,包括設計史,各種媒介的優勢和特征等,所以第一年的學習都是和基礎有關的知識;第二年開始一些技術性的學習,我們不討論很多的過于專業的東西,比如設計師的職業生涯等,我們不討論設計風潮等等;第三年里,我們開始討論一些專業的規則,比如網格,你知道在很多院校里,學生一年級的時候就開始訓練網格,他們被告知,這是設計的規則,而我們認為過早地設定規則,學生的創造性就會受到限制,再自由地創造就會很難,你看學生想把文字放在書的邊兒上,他馬上自我否定,“不行不行,超出網格了!”簡而言之,首先給學生自由,再接觸設計規則。在第四年的時候,很多學生開始實習半年,另外半年開始畢業設計。總之這就是ARTEZ的方法。我想在中央美院,你們可能第一年就開始學習網格了吧。

Louis Hothothot:不,第二年。設計史呢,是哪一年開始學習呢?
Thomas:整個四年都要學,從第一年開始。

Louis Hothothot:每年都要學,是不是不同的層面?
Thomas:是的,第一年學習藝術史,從1700年開始。

Louis Hothothot:為什么從1700年開始呢?
Thomas:哈,很多學校的藝術史從埃及時代開始學起,從很古老的雕刻,壁畫開始,那些太原始了,那些藝術家還在
“嗷嗷嗷嗷”怪叫呢。太老了,太沒有必要了。

Louis Hothothot:所以是從現代藝術開始。
Thomas:其實那才是藝術的開始。你知道,在這之前,藝術是宗教的一部分,像是執行上帝的任務。18世紀開始,藝術成了職業化的,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Louis Hothothot:藝術家作為職業化的社會人,而不是不是教堂藝術家,宗教藝術家。
Thomas:沒錯,以前那是在完成宗教使命,他們接受完工藝訓練就可以勝任了,教堂給他們創作理念,他們往墻上畫畫。但是現代藝術家的創作是為了市場,大眾,自己。

Louis Hothothot:我創作故我存在。
Thomas:正是,所以藝術史從這個時候才開始。我們第一年要學的藝術史也從這兒開始。第二年,我們開始學媒介的歷史和理論,像麥克盧漢等重要的媒體思想家和理論家;另外就是現代藝術,當然還有哲學。

Louis Hothothot:也是當代哲學嗎?
Thomas:是的,我們不愿意回到柏拉圖,他的思想太老了。我們從現當代的開始學習,像康德等。有意思的是這些知識都可以用在設計上。這些是設計師創作“內容”的不可或缺的知識。無論是你竊取他們的觀點還是借鑒一下,他們總會給你啟發。舉個例子吧,比如隱私問題,這是個信息的問題,很多國家的政府實施信息監控,竊取email,監聽電話,設計師需要注意這個問題,與此同時,很多哲學家,思想家也在研究這個問題,這個時候,關注他們的研究就能學到怎樣創造內容,怎樣思考,而不僅僅是在學平面制作工具。

Louis Hothothot:對設計師來說,這個也更能前瞻未來的設計。
Thomas:沒錯,對發展中國家尤其重要,比如我的祖籍是菲律賓,那里很多學校的學生還在模仿大師的設計效果,比如我在中央美院做workshop的時候,有學生在圖書館找到他喜歡的設計師的作品果,告訴我“嗨,Thomas,我想做成這樣”,我問他“什么是你的研究項目呢?別人已經做好了,為什么還要做呢?”他回答我“我喜歡這樣的效果,我只是想做成這樣。”其實這個反映了很多人對設計的認識,不是設計工具的問題,不是設計效果的問題,而是設計立場,怎么去思考。僅是拷貝,很難有創新,因為你很難發現新的東西,所以我們在教學的時候特別強調去探索,嘗試,創造新的東西。這是我們的核心教學,至少去發現點兒獨特的東西吧,我的朋友。

Louis Hothothot:嗯。
Thomas:也許中央美院需要更多年輕的老師。

Louis Hothothot:哈哈,現在也在改變,更多年輕的老師在教學,像吳帆,蔣華。
Thomas:嗯,還有我的朋友wangjieyuan。

Louis Hothothot:wangjieyuan?
Thomas:對,你知道他嗎?他是cafa的課程主持,安尚秀工作室的----(給我看他的email)

Louis Hothothot:哦,wangziyuan,王子源。當然,我知道。嗯,回到剛才的話題,對很多平面設計師來說,最難的是“創造內容”。
Thomas:我知道這個情況,我們是怎么做這件事呢?需要學習設計史,和設計理論,大家一起聽講座,下去吧有相似研究的人分成多個小團隊,他們在一起作研究、討論、寫作,這個主要是二年級的課程。這個訓練的重點在于培養學生去思考,比如這個研究是關于“包豪斯不是好學校”,學生閱讀了很多包豪斯的設計理論,找到那些是錯的,找到自己的觀點,這是一個理論研究項目,也是一個調查。

Louis Hothothot:我下一個問題是,作者和讀者身份互換是當代文化的重要現象。比如傳統媒體時代,少量的作者,大量的讀者。當代媒體環境下,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傳圖片,寫文字,創造內容,但是少有人閱讀。
Thomas:這個不一樣,并不是能寫字的都是作者,會用美圖繪繪的都是設計師,他們只是制作者,不是作者。作者能夠創造出新東西,制作者只是制作。換句話說,作者在思考,制作者在干活兒。就像facebook的用戶,他們更多在制作圖像,內容,但是他們并不思考為什么。今天,每個人都有電腦,很容易使用photoshop等軟件,每個人都能制作一些東西,問題是他們只是制作者,而非作者,思想者。而作者和思想者在一起,他們有能量做一切事情。看我的手機,這個fliker,很多人拍了很漂亮的照片,看,洛杉磯,紐約,很cool,是吧,但是你看得出來,沒有思考在作品的背后,所以誰是攝影師,誰是作者,誰是圖片制作者,誰是思想者,這個問題的回答絕不取決于“制作了一個漂亮的,或是驚奇的東西”,設計不是一個服務性的行業,而是思考。對于一個攝影師來說,他要問很多問題,“什么是攝影的規則?” “怎么去展示作品?”也許很多攝影并不漂亮,但是很有價值。現在有些16歲的孩子都能用簡單的技術做網站,技術在今天太容易使用了,好的設計師需要問“為什么做網站?”“什么是網站設計的規則?”“網站的內容可不可以用其他方式去傳播?”,你懂得,16歲的孩子是不會問這些問題的,他只是把內容放在網站上,僅此而已。我想這個道理你明白的。

Louis Hothothot:當然,所以今天設計師需要動腦子思考,而不是動更多的手。
Thomas:對,應該去思考設計在未來的摸樣。現在你可以用簡單的技術去設計書,用去設計網站,問題是怎么作為一個作者去使用這些東西。

Louis Hothothot:嗯,那你覺得這里畢業的學生大多都能成為“平面思想者”嗎?
Thomas:我想大多數人都身兼數職,既是思想者,又是制作者。很多時候你需要做一些漂亮的設計,新的設計,去掙錢嘛!對于好的設計師來說,要思考物理媒介的功能和特質,首先問的是“為什么是做海報,為什么是logo,為什么不用email去傳達信息,為什么---”ARTEZ的學生首先要質疑這些媒介,質疑這些項目,先質疑才能找到更好的方式去完成項目。

Louis Hothothot:對,還要質疑設計師的角色,定位。但是我想在工作中,很多客戶是對抗這種質疑的,他們經常會說“我只需要一個logo,給我一個漂亮的logo,僅此而已”。
Thomas:對,這些客戶只需要一個制作者,而不是設計師。你可以回答“你只需要一個logo,那好,去logo設計網,那里有很多很便宜的解決方案”

Louis Hothothot:但是很多設計師為了500歐元必須做。
Thomas:是的,我的公司拒絕了很多類似的項目,對我來說,太無聊了。比如一個博物館要我做logo,我首先需要問 “你們遇到了什么問題?”而不是“什么時候要這個logo?”現在我給你另外一個例子,比如討論醫學的時候,有三個層面的工作人員,護士,醫生和醫學研究。我希望我的學生成為醫學研究,護士和圖像制作者一樣,是不思考的,雖然懂得怎么讓病人舒服,用藥,但她是在執行醫生的要求,在這次畢業展覽上,有一些醫生,他們可以找一份好工作,不錯的收入,但是也有一些護士設計師,重要的我引薦給你的那幾位是醫學研究方向的設計師,可能還不夠成熟,但是他們在思考更高層面的問題,在探索行業的問題,他們能夠對未來的設計起到探索的作用。這正是藝術設計學院的教學作用。這是學術級的研究,而不是技術層面的課題。我想在中國也會有一些技術性的培養學校,一年的訓練,學生就掌握了很多技術,然后出來工作。他們在從事制作的工作,其中的佼佼者也能夠成為醫生,但是多數只是護士。

Louis Hothothot:醫學研究需要更多的知識,更多的質疑。
Thomas:沒錯,需要發現更多的聯系。像對癌癥的研究,醫學研究人員發現這類藥品可能對付不了癌癥,卻更適合其他的病況,這是個更高層面的思考,從更高層面上建立從未有過的聯系。這正是我最感興趣的部分。從這方面去思考設計,你能研究到很多有意思的東西。我和客戶討論這些問題,很多時候要不停地問問題,去挖掘客戶究竟需要什么,雖然他們說我需要一個logo,一個web,但是有沒有更好的辦法去解決logo和web解決的問題呢?當然也有客戶很坦白地說“我實在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你告訴我吧”,無論如何,設計不僅僅是生成什么產品,而是一個研究型的工作,你需要找出來客戶的問題,嘗試更多的可能性,探索掘更好的解決方案。現在荷蘭,或者在歐洲,越來越多的客戶接受這種設計思路,他們認識到設計師是一種研究人員,并且肯定他們的價值,支持設計師去嘗試更有效的解決方案。但是在很多發展中國家,像中國,菲律賓,很多客戶還是覺得設計師是一種服務人員,對嗎?

Louis Hothothot:哈哈,據我經驗,越是大客戶,就越是強勢,你也做很多商業設計嗎?哪些商業客戶也很支持這樣的研究嗎?在做這些商業客戶的時候,他們是怎么支持你的工作的呢?
Thomas:當然了,像奧迪,飛利浦,他們要求我們為他們做研究,比如,奧迪聽說我們做研究做的很好,于是請我們幫助他們開發一個移動平臺,他們不要求我們做產品,只是要我們作研究,研究交流的方法。我們先問他們一個問題, “我們有一個問題,當人們討論未來的汽車和移動設備的時候,人們考慮的是豐田,本田,寶馬還是奧迪呢?”奧迪很希望知道答案,很希望知道大眾是怎么想的,他們問“有什么好方法去收集大眾的想法呢?”,所以我們說“嗯,也許你們需要首先提升一下自己的思考,而后再考慮產品,觀念先行,汽車其后”,是吧!我們接著問:“什么是概念上的汽車呢?” 為了推進思考,我們建議他們從一個移動平臺開始,要求更多的人參與進來,包括工程師,研究員,消費者等,一起去討論什么是移動設備和汽車,最后把意見放到網上。在這個案子里,我們并沒有研發出一個實體的產品,而是找到了一個更有效的解決方案,一個收集、發布信息的方法。現在,越來越多的商業公司開始學習我們,學著做研究。

Louis Hothothot:是不是只有那些高端公司才做這樣的研究呢?像可口可樂,奧迪---
Thomas:也許不是,我們開始被奧迪這樣的大公司認可,同時也被一些中型企業認可,這是一個時間的積累。很多年輕的設計師,希望快點掙很多錢,做很多商業設計,這不利于名望的培養,如果把自己塑造成一個思想者,作者,研究者,你能夠更著名也更有價值,尤其對未來更有價值,因為未來有很多的問題,像你的研究項目,數字信息時代里,一切都能復制,什么規則適應于數字時代呢?這是中層以上的設計師思考的問題,設計走向何方?思考這樣的問題的人,也正是我們嘗試培養的。

Louis Hothothot:謝謝你接受我的采訪。
Thomas:不客氣。

作者:Louis Hothot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