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設計學的哲學思考

摘要:近一百年的現代化進程中,我國的知識體系和教育基本上沿用了西方的主流體系。科學和人文精神的背離,已成為現代社會難以逾越的“鴻溝”,獨立于兩者之外的設計將成為不可替代的第三種文化。現代設計的理論與方法已面臨著重大挑戰,運用東方智慧改變科學至上的價值觀,將“天人合一”的觀念在社會、經濟、文化、環境等要素復雜性中賦予新的價值,創建適應社會創新范式的東方設計哲學已勢在必行。
關鍵詞:心物二元;天人合一;工具理性;工業設計;東方設計學

現代設計體系進入中國大陸是近三十年的事,盡管我們在引進吸收過程中,其理論與方法為解決經濟發展中的實際問題發揮了重要作用。但隨著經濟全球化,以及環境的惡化和資源的日益短缺,許多經典設計理論面臨著重大挑戰,有識人士把目光轉向東方尋求發展的新思路。事實上,東方智慧在當今政治、經濟、商業等領域展示了獨特的魅力。作為科學與人文之外“第三種文化”的設計,需要改變科學至上、功能主義的設計觀,“天人合一”、“心物一元”等設計理念將在社會、經濟、文化、環境等要素復雜性中賦予新的價值。

1 心與物的融合

近一百年的現代化進程中,我國的知識體系和教育基本上沿用了西方的主流體系。這個體系分為兩大部分:即理性的科學技術,和以人的存在、價值、實現為宗旨的人文藝術。這是自古希臘時期開啟的文化傳統,最早的學術研究探索大都以神和上帝的名義展開的,宗教、神話、醫學、化學等知識共為一體。到了中世紀,科學成了邏各斯(Logos)的智辯和形而上的釋道工具,試圖用自然法則來論證君權神圣。文藝復興運動喚起了人的主體意識,開始探討現實存在的“我”與另一個未知的、隔絕的“物”之間的關系。笛卡爾的“我思故我在”開啟了“心物二元”的思想:精神與物質是相互獨立的實體,任何一方都不能還原為另一方,它們各自服從于精神的或物質的規律。

如果人文代表心,科學技術代表物,在商品經濟的驅動下,心物呈現出“二元對立”的趨勢,造成了人的內在精神世界的單向度發展。在科學理性主義“絕對秩序”的作用下,情感、幸福、倫理、夢想等構成“人生價值和意義”的因素被忽略。而科技所帶來了物質生活的極大豐富,使人相信其重要性的同時,把科學作為衡量事物正確與否的標準的觀念,影響到了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與此相對的人文藝術則將商業社會出現的拜金主義、貧富分化、環境污染、資源枯竭等危機歸罪于理性的科學精神。科學和人文這“兩種文化”的背離,在經濟發達的西方社會已經成了難以逾越的“鴻溝”,也影響到了發展中的現代中國。

在如何融合心與物,科技與人文如何平衡發展的問題上,西方出現了各種影響深遠的思潮。本世紀初對“設計”的重新詮釋和定位在“心物融合”上具有重要的價值。科學研究的目的是要探索各種事物的本來面目,了解其基本屬性和客觀規律性。其中包含兩個方面,一是探索事物是怎樣的;二是研究事物應該怎樣,而“應該”的訴求就要涉及到人的愿望、愛好、要求等等。這個過程僅靠科技本身解決不了,需要人文精神。將兩者融合在一起,并能提出可以被評價、檢驗的對象物,這個工作就是“設計”。如果說科技回答“如何制造一個產品”的方法論問題,設計則回答“制造什么樣的產品”的問題解決型問題。在當今科技信息發達的社會里,產品的制造技術可能不是大問題,設計什么樣的產品才能滿足市場需求成了越來越重要的問題。這也是目前中國的制造業轉型升級遇到的問題,政府提出大力發展文化創意產業和設計服務業,在很大程度上是讓國內制造業提升創新能力,這種能力就是設計力。《2001漢城工業設計家宣言》把“設計”詮釋得更為明確而深刻:“設計應當通過將‘為什么’的重要性置于對‘怎么樣’這一早熟問題的結論性回答之前,在人們和他們的人工環境之間尋求一種前攝的關系;應當通過在‘主體’和‘客體’之間尋求和諧,在人與人、人與物、人與自然、心靈和身體之間營造多重、平等和整體的關系。”[1] 蘋果手機的設計詮釋了這些理念:通過“觸覺”讓大眾通過扎扎實實的“觸感游戲”完成了“鍵盤對話”,使得“對談”以類似體驗的方式展開,改變了過去那種基于傳統文本的線性敘事方式。正是這種體驗逐步,改變了人的認知途徑和認知結構,找到了技術與人的內心需求的融合點。通過“物”的方式讓大眾真切地感受到“心”的體驗是什么。這種融合心與物的設計,既不是科學,也不是藝術,而是獨立于兩者之外、相互不能替代的第三種文化。[2]

2 工具性與悟性文化

“心物二元”源于西方傳統的自然觀,認為自然是無目的的,人是有目的的,人是宇宙的中心。主體地位的確立,就有理由向自然索取。工業革命以后,隨著批量生產和商品經濟需求催生了現代設計的發展。如果說莫里斯在英國藝術與手工藝運動中的主張,給現代設計注入了將藝術之美帶進生活的新鮮血液,那么之后的德意志制造聯盟和包豪斯的“標準化”、“功能主義”,以及美國的“商業設計”等思潮,現代設計逐步淪為科學技術和商業社會的工具,為經濟增長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隨著工具理性的自大和膨脹,在追求效率和實施技術的過程中,設計的本質也在逐漸滋長強勢的武斷和自以為是的粗暴。使得設計的理性由解放的工具退化為統治自然和人的工具,以至與出現設計的霸權,從而使得工具理性變成了支配、控制人的力量。”[3]從哲學家拉美特里(Lamettrie)的《人是機器》,到建筑大師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住房是居住的機器”,都是設計工具論的典型代表,直到后現代主義思潮才開始對工具性的設計觀提出了挑戰。

認識論與方法論密切相關,對設計方法論的探索曾經借助了科技的理性模式和藝術創作模式。上個世紀,從包豪斯“把勞作的世界與藝術家們的創造結合起來”的教學模式[4]、西蒙 (Herbert Simon)的“研究人為事物的設計科學” ,到舍恩(Donaid Schon)的“設計師是反省的實踐者”等等,試圖探索出科學、理性、系統的設計方法,但沒有出現令人信服的、適用于現代社會、可以指導實踐的設計方法論。原因是:設計是一個反復的、非線性的過程,通過不確定的問題形勢逐漸構筑問題及其解答。所以,設計不是一個知識提取和應用的過程,設計根本就不可能被納入某種單一知識邏輯框架。無論是觀念,還是方法,設計需要從“去工具性”中回歸到本體。

現代設計根植于西方哲學思想和商品經濟社會,為經濟發展和物質財富增長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然而,體現“工具理性”的現代設計時常呈現出與“價值理性”的矛盾。“最終扼殺了文化的創造性、豐富多彩性,使文化成為了一種工業文化、單面文化。”[5]處在引進、消化、吸收階段的中國設計和教育界,需要改變三十多年來被動的設計思想消費者姿態,自覺創發東方設計思想,建立更為健全的人造世界新秩序。

東方文化是一種悟性的文化,悟性文化適合于研究非常復雜的問題。設計作為創造“人造世界”中擔當起溝通心與物的橋梁,需要綜合判斷才能理出條理。設計中的很多事情不是割裂、孤立的問題,不能以簡單的形式邏輯推演加以解決,可以將東方智慧進行創造性轉化。只有這樣,才能不再局限于后發模式,實現從設計理念和方法的根本性創新。“光明從東方來,法則從西方來”。 [6] 東方之所以帶來光明,是因為東方思想指明了人類發展的根本方向。

3 東方觀念與設計

由于觀念的不同,東西方的思維方式呈現出很大的差異性。東方思維方式特征是直覺的、整體的、模糊的、體悟的和模擬的;而西方的特征是邏輯的、分析的、精確的、抽象的和演繹的。手機的“滑動解鎖”被喻為“禪”的設計,是將“邏輯性的科技”與“直覺體驗”完美結合。在科學、理性、秩序不斷被強化的現代社會,天人合一、心悟、格物致知等東方智慧越來越受到設計界的重視,這些思想可以為創發東方設計學奠定基礎。

1)天人合一的思想觀念
天人合一來源于有機自然主義世界觀,東方人認為與自然界和睦相處,才能找到人類的位置。與此相反,西方的科學主義世界觀一方面促進了對自然積極主動地探索,以滿足人的欲望;另一方面,對這種欲望的不加限制,結果導致環境污染、資源枯寂。科學主義尋求的是將邏輯貫徹到全部宇宙,但科學研究證明“世界本質上的非邏輯性正來自于科學尋求完全邏輯性的不能,這種不能的基礎意義是——時空不是完全連續的。”[7]也就是說“世界不是邏輯的”印證了東方有機自然主義哲學的先見之明。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8]定義了道作為自然界萬物生存發展的規律是陰陽之和諧。如果說西方文明產生了邏輯主義,那么東方的“天人合一”更具自然、本能的思想。在反映事物本質上,有時要比線性邏輯思維離真理更近。這一點對設計的意義特別重要,科學技術作為方法論有助于解決設計中的實際問題,而在設計理念上不能由邏輯貫通主導,要朝著“活性的物”、“靈性的物”方向發展。

2)心領神會的思維方式
與西方的邏輯性、可析性不同,東方人喜歡用綜合、模擬的思維方式,形象的說就是“心領神會”。這種綜合傾向帶來的是整體性和有機性的特點,是經驗式的認知,整體與部分同時出現,同時把握。不用經過先從整體分離出部分,再將部分整合的方式,避免了先認識整體,忽略了部分重要性的毛病。有學者概括為“統覺模式”,“統覺是較少歪曲事物本性的一種認知方式和思維方式”[9]。在未來相關關系重于因果關系,整體性重于精確性的大數據時代,更適合這種整體的、非結構化的和非線性的思維方式。認知過程中“瞟一眼”的信息含量要比單純的文本線性傳遞更鮮活、直接、生動,而且具有“因人而異”的獨特性。所以說,心領神會更容易進入“創造”的境界。

3)身心體驗的感悟能力 © www.jrujao.cn
東方的直覺思維是一種情感介入、經驗參與的全身心感悟。這種領悟沒有經過邏輯分析過程,跳躍式的一下子達到思維的結果。佛教中的“參悟”和“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中醫學習的“心悟”,都是強調直接體驗。包豪斯教師伊頓可能是最早發現身心體驗對提高感悟能力的必要性,他的教學理念緣于對東方哲學的悉心研究。所以,被主張功能主義的校長勸離學校的事件背后體現了兩種教學觀的分歧。設計教學中“心腦手一體化”的教學設計,在教學理念上不能僅僅看作是技能性的訓練,而是提高知覺思維能力。感悟在化解注意力散光、焦慮、信息爆炸等方面已成為一種最基本的能力。
結語

經濟的快速發展使中國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吸引全世界目光的同時,東方文化的獨特魅力再次引起世人興趣。獨立于科技和人文的設計同樣需要運用東方智慧注入新的活力,將天人合一等東方智慧在社會、經濟、文化、環境等要素復雜性中賦予新的價值。我們需要改變幾十年來純粹被動的設計思想消費者姿態,創建適應社會創新范式的東方設計哲學和設計方法。然而,東方設計學如何構建?

參考文獻
[1] 許喜華.工業設計概論[M].北京: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08.
[2] 奈杰爾﹒克羅斯.設計師式認知[M].武漢: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2013.
[3] 杭間.設計的善意[M].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1.
[4] 杭間、靳埭強.包豪斯道路——歷史、遺澤、世界和中國[M].濟南:山東美術出版社.2010.
[5] 陳志剛.法蘭克福學派工具理性的批判和困境[EB/OL].知網空間.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HXZY200401000.htm
[6] 喬治﹒薩頓.生命的科學[M].劉珺珺,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7.
[7] 蔡禹僧.從文明交流史看天人合一論與邏輯主義的關系[EB/OL].愛思想.
http://www.aisixiang.com/data/45652-4.html
[8] 老子.道德經.第42章。
[9] 金吾倫.巴姆的整體論[J]。自然辨證法研究,1993,9:P12.

作者:葉丹(杭州電子科技大學 數字媒體與藝術設計學院,杭州 電子郵箱:yedan@126.com)

Philosophical Thinking of Oriental Design
YE DAN
(School of Media and Design,Hangzhou Dianzi University,Hangzhou 310018,China)

Key words: Mind-Matter Dualism; nature-human integration;
Instrumental rationality; Industrial design;Oriental Design

Abstract: In the last hundred years,during the process of modernization, our knowledge system and education basically follows the western mainstream system. the departure of Scientific and humanistic spirit ,has become the insurmountable “gap” of Modern society ,design will become an irreplaceable third culture ,apart from the both Scientific and humanistic spirit. Theory and methods of modern design have to face significant challenges.Use the Eastern wisdom to change the science-oriented values.Gives new value of concept of “harmony between nature and the people” in the social, economic, cultural, environmental and other factors in complex. Creating adapt to social innovation paradigm oriental design philosophy is impera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