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魯生:動畫片《大鬧天宮》給我們的啟示

近日,在學校美術館參觀了數字藝術與傳媒學院舉辦的經典動畫影片《大鬧天宮》文獻展,感受到了一部動畫片給一代人留下的深刻印象,很受啟發。展覽以我校近幾年搶救性收集整理的一手動畫資料為主,以作品創作的時間為線索,全面展示了《大鬧天宮》的動畫造型設計、線稿原稿、分鏡頭手稿、動畫賽璐璐片、影片宣傳資料等原始文獻百余件,直觀地呈現了一部經典動畫片的創作過程、歷史價值及時代影響,體現了典型的中國繪畫元素和民族情懷,也留下了美術家提煉動畫語言的獨特表現手法,為當下動畫創作及動畫教育提供了很多有益的思路,值得我們認真學習研究。pls05 pls06

一部中國特色的經典動畫影片的產生,必然植根于本民族豐厚的文化土壤。《大鬧天宮》中的孫悟空、玉帝、土地爺、巨靈神等藝術形象的塑造,其背后有中國傳統美術體系作為支撐。彩陶、青銅、漆器紋飾,壁畫、畫像磚石、紙本或絹本繪畫,民間年畫、剪紙、皮影、木偶、玩具、刺繡、印染等各種傳統裝飾與造型語言,是先民生存智慧與審美境界的文化表達。傳統文化特別是民族民間文化已經潛藏于中國人的生活方式之中,伴隨著衣、食、住、行、用以及價值觀念、思維方式、風俗習慣,審美需求,深深地影響著一代又一代中國人,這種影響是潛移默化的,也是穩定持久的。一個時期以來,很多動畫創作者淡化了對傳統美術的學習,鮮見民眾喜聞見的動畫形象出現,這讓我們不得不反省我們在傳統文化教育方面的缺失。需要我們認真研究觀眾內心期待的到底是什么樣的作品?我們在文化傳播與藝術教育方面出現了什么問題?現在看來,只有扎根傳統文化生長出來的動畫形象,才能留得住,才能真正打動觀眾。

以萬賴鳴、張光宇為代表的一代藝術家創造了中國第一批動畫經典作品。在《鐵扇公主》、《豬巴戒吃西瓜》、《大鬧天宮》等影片中,他們把多年積淀下來的傳統文化修養、藝術創作帶入了動畫造型之中,不僅采用了傳統壁畫、水墨、年畫、京劇臉譜等藝術樣式,在具體的藝術形象上,還借鑒了前輩藝術大師的創作方法,充分體現了中國動畫的美學意蘊與藝術風格。尤其是張光宇先生,1920年代在中西文化匯流的上海開創了漫畫設計的先河,他年輕時接受的是行業美術訓練,但注重從中國民間傳統繪畫到德國包豪斯學派、墨西哥壁畫運動、野獸派、表現主義、超現實主義,乃至現代攝影、電影、廣告等中西方藝術經典中汲取營養。畫作題材包羅萬象,將中國傳統文化與西方現代主義藝術有機融合,開創了獨具中國民族氣息的漫畫風格和動畫作品。

一部動畫片的成功與否在于是否為觀眾奉獻了動人的藝術形象。《大鬧天宮》已經經歷了半個世紀的時間考量,其原畫創作植根傳統的藝術表達方法,仍然值得今天動畫創作與動畫教學人員學習和借鑒。在當下,從事動畫藝術形象創作的主體力量多是新生代,這一群體需要重視對民族優秀藝術傳統的學習傳承,培育對傳統文化的感情。過去的一個時期,隨著文化產業的興起,一夜之間開辦動畫專業的院校如雨后春筍出現,市場虛火導致教育失衡,師資不足,人才培養與社會需求嚴重脫節,動畫專業被教育部亮紅牌告戒。值得我們反思的是,對我國動畫創作與教育發展來講,今天存在的問題仍是缺乏文化自信,缺乏對教育規律和藝術規律的認識,導致盲目照搬西方經驗、盲目上馬新專業、盲目進入文化市場。動畫教育者、創作者、經營者,都需要站在國家文化傳播和觀眾審美需求的層面認真研究這些存在的問題。歸根結底,我們還需要在動畫教育中加強對傳統文化藝術的運用與推廣,培育具有中國動畫風格的觀眾市場。

在今天看來,《大鬧天宮》仍代表了一個時代的藝術高峰,值得我們好好總結。它是中國神話作品、中國造型藝術與西方電影技術的完美結合,是中國藝術家高度文化自信的典范,其藝術影響力和國際傳播力使其成為一個時代動畫的代表。在展廳觀看張光宇等一代人的作品時,總能體味到我們這一代人所崇敬的前輩之精典創作的民族文化高度。然而令人感到遺憾的是,他們的藝術創造精神沒有真正的傳承下來,使得中國動畫在國際動畫領域失去了話語權。在動畫藝術與本土文化資源結合方面,在動畫從業人員的教育環節方面,都需要我們深刻反思。中國動畫教育不僅要解決創作技術和方法問題,更重要的是加強動畫從業人員對傳統文化的認同感。

也就是說,在當下影像藝術數字化、科技化和全球化的背景下,將中國傳統藝術元素融入動畫教學是務實之需,只有這樣才能培養社會需要的動畫人才,才能増強中華文化在國際上的傳播力。針對目前的動畫教學,正在就讀高等院校動畫專業的學生,大多注重藝術表現和技術的運用,中國傳統藝術的課程沒有得到應有重視。從課程設置看,學習中國動畫形象的內容太少,缺少真正意義的傳統圖像課程,實務性課程和項目設計課程相對薄弱,對觀眾信息反饋和動畫巿場跟蹤調研實踐明顯不夠。針對中國動畫產業的人才需求,本科教育結構調整,關鍵在人才培養目標、市場需要和課程結構等問題。

在我國,動畫之所以被稱為“美術電影”,體現了美術造型設計在動畫中的重要地位,實踐證明這是一條很好的路子。我們要從基礎教學抓起,以課程為抓手,一方面應加大對圖案、紋樣、線描等傳統繪畫課程的比例,引導學生從豐富的傳統文化資源中汲取營養,并在對經典藝術作品的臨摹借鑒過程中,潛移默化地強化本土文化的認同感;另一方面,應強調寫生課程的重要性,増加靜物、風景、城市、高科技企業的現場寫生,要求學生在創作中提高對現實生活的關注度。任何一種形式的藝術創作都離不開現實依據,動畫場景的觀念要從寫生課開始就植入教學環節,讓學生養成現察生活、感悟生活和提升生活的能力。同時,也要學習動畫技術最前沿的設計表達,通過數字媒體傳播中華傳統文化經典,反映現實生活。根據我校的辦學需求,數字藝術與傳媒學院在動畫專業教學方面也應強調編劇、導演等課程的教學作用,讓學生得到全面的動畫創作知識,學會用自己的語言,講自己的故事,創作屬于我們自己的動畫形象。

這次文獻展的價值在于通過對經典動畫影片第一手的歷史資料的梳理,深化人們對動畫文化的研究和對動畫教學的關注,在當下傳統文化復興的時代語境下,《大鬧天宮》文獻展的舉辦很有價值,也十分及時。山東工藝美術學院的動畫教學有很好的辦學傳統,早在二十多年前曾與宋慶齡基金會聯合創作了動畫影片《小豬哼哼》,此片在中央電視臺播出后,產生了良好的社會反響。我們學校也是在全國較早創辦動畫專業的高校,近十幾年來,我們的學生在全國美展等重大展覽評比中獲得較高的榮譽,培養了一批優秀畢業生,他們現在就職于在北上廣等地的動畫公司,也有一批學生在高校從事動畫教學工作,一些校友在我國主流媒體和動畫創作機構中發揮骨干作用,他們都取得了成功,這些都是令人欣慰的。希望數字傳媒學院和動畫教研室認真研究我校的專業設置和教學規劃,提出有特色的課程構架和教學標準,培養學生扎實的造型基礎和踏實的創作精神,植根傳統文化,貼近生活實際,把握科技前沿,創新藝術表達,拓展國際視野,在動畫教學中形成工藝美院的育人特色。

甲午年冬至前隨筆

作者:潘魯生(山東工藝美術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