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研究發現:想要引人發笑,先攻擊他

研究指出,發笑乃是害怕的另一面
研究人員在本周表示,讓人們發笑的最可靠方法就是去攻擊他們。幽默源于害怕,而笑聲是另一種形式的尖叫。

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的娛樂研究人員表示,「驚訝是講笑話的基本元素」這個普遍看法并不正確。在引人大笑的過程中,無法預知是一種常見但非必要的元素,能引發緊張情緒才是更重要的一點。

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專任導師、該項研究的首席研究員 Nury Vittachi 表示:「人們通過攻擊別人來制造笑聲。父母輕掐年幼孩子、喜劇演員『辱罵』觀眾、成功的電視短劇編劇創作威脅一般道德假設的橋段,都屬于這種情況。」

為測試這項假設,研究人員分析一些活動的現場反應。當中觀眾就著某些內容大笑,而這些材料并沒有采用先留伏筆再以妙語作笑位的傳統笑話結構。觀眾們并不是鴉雀無聲,反而笑得更開心。

創造歡笑的情境
該項目研究在多種「創造歡笑」的情境中,包括講故事的人和孩子、喜劇演員和觀眾、父母和嬰兒等,笑聲是怎么制造出來的。

由兒童組成的聽眾反復地聽一個民間故事,這個故事是講一條「不禮貌的」蠕蟲一個接一個地吃掉了它的家人 — 故事引得哄堂大笑,即使故事的發展是如此明顯,要猜中也不難。Vittachi 表示:「這里沒有什么讓人驚訝的地方。我們能讓他們笑,是因為我們攻擊了他們的基本假設,即孩子絕對不會去吃他們的兄弟姐妹和父母。」

調查人員還研究了專業喜劇演員的行為,發現滑稽電視短劇不再使用以妙語作笑點,而是以不斷重復或個人沖突為發笑位。他們還注意到棟篤笑喜劇演員和觀眾之間故意「敵對」的關系,這以 Bernie Mac 為突出代表,他的開場白總是「I ain’t scared of you m***********s」(我才不怕你這個……)。調查人員指出,在喜劇俱樂部現場表演中,總是會有喜劇演員對著觀眾擺出一副非常好斗的架勢。

研究人員在公共空間觀察后發現,父母為了逗嬰兒、蹣跚學步的孩子發笑,會對他們的身體「發起攻擊」。他們會輕輕地掐孩子的手臂和頸部,將孩子拋進空中,或者是假裝要把孩子丟出去。在所有情況中,孩子們的反應都是笑出聲來,并且一般都會要求再來一次。這表明引起發笑的原因并不是驚訝,而是攻擊本身。

為什么不能逗自己開心呢?
理大的這項研究名為「How to be funny」(如何搞笑?),主要是研究與發笑有關的謎團。為什么我們不能逗自己開心呢?答案是,因為你不會攻擊你自己。為什么有些時候發笑是表示尷尬?答案是,總體情緒上的不舒服是不由自主地發笑的源泉。研究假設還對有時被定義為「禮貌發笑」的人類表達方式予以新的理解,并將它們重新歸入「因不舒服而發笑」的類別。如果一位令人畏懼的老板在講話,下屬們也會發笑,哪怕是這位領導根本沒有講什么笑話。

這項研究分享了一項試驗的軼事證據。在這項試驗中,有人在教室中對一個孩子說,他能只用一個詞就讓她發笑。研究人員隨后等了大概10秒的時間,在隨便說一個詞之前,讓緊張氣氛先形成起來。此后笑聲不可避免地出現了,這樣的笑聲并不是由詞匯引起,而是源于先前的緊張氣氛。

Vittachi 說:「在現實情況下,令人吃驚的是,逗人發笑和所用詞匯之間并沒有多大的關系。這完全是和講者與聽者之間容易引起緊張的動態關系有關。」

從2015年3月2日開始,PDF 格式的「How to be funny」報告全文可經由網絡刊物《Science 2.0》和nextext.org 免費獲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