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鴉藝術大師凱斯?哈林作品探析

摘 要:凱斯?哈林是80年代美國涂鴉藝術的代表人物,他創造了平面化的涂鴉風格,在線條的使用上,以流暢、粗獷的黑色線條來勾勒簡單的圖形,并賦予這些線條、圖形有聲的力量;在色彩方面,凱斯?哈林運用了夸張的補色對比來展現圖形的層次,從而呈現出他想要表達的內涵;他選擇用一種與傳統透視繪畫方法背道而馳的平面化方式,以概括的手法、抽象的圖形來表現各種主題繼而表達自我;凱斯?哈林作品的流傳除了媒體和大眾,更是得益于在市場流通中的商品在大眾中的傳遞,讓人們的生活無時無刻都與他的藝術、概念、思想共存。
關鍵詞:凱斯?哈林;涂鴉;空心人;大眾藝術


一、背景

20世紀80年代是美國后工業時代的發展時期,生產技術的革新使得政治、經濟、社會都呈現出了多元化的趨勢,后工業時代強調從產品生產經濟轉變為服務性經濟,更加重視人的多元需求。藝術作為文化生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也隨著后工業時代的蓬勃發展,在改變著自己原有的主流規則和服務對象,很多覺醒的藝術家強調藝術要為更廣大的民眾服務,他們大膽地去嘗試各種新的藝術表現形式,越來越多的年輕藝術家開始投入到了為大眾服務的藝術創作道路中去。這其中,美國的涂鴉藝術作為一種大眾藝術形式開始挑戰傳統的經典繪畫形式,20世紀80年代美國的一些涂鴉藝術創作者為了宣揚藝術為大眾服務的理念,開始了隨處可見的涂鴉繪畫,其中以地鐵涂鴉藝術為最主要的代表。凱斯?哈林正是這些地鐵涂鴉藝術者中的佼佼者,被人譽為美國涂鴉藝術之父。

二、凱斯?哈林簡介

圖1  凱斯?哈林

圖1 凱斯?哈林

凱斯?哈林(Keith Haring,1958~1990,見圖1),著名的涂鴉藝術大師和社會公益活動家,出生于1958年的美國賓夕法尼亞州雷丁市,父親是一名漫畫家。1976至1978年(18 ~20歲)在賓州匹茲堡的常春藤專業藝術學校(The Ivy School of Professional Art)學習平面設計 [1]。1978年(20歲),他在匹茲堡美術中心舉辦了生平第一次個展,同年作為一名獎學金學員開始在紐約視覺藝術學院(School of Visual Arts)學習。1980年(22歲)凱斯?哈林開始了他的涂鴉生涯,最初是在美國紐約的地鐵中進行創作。1982年(24歲)哈林在紐約的著名畫廊托尼?沙弗拉茲畫廊(Tony Shafrazi Gallery)舉辦了自己的個展,這次展覽使得凱斯?哈林成為美國新生代涂鴉藝術的代表人物。1985年(27歲),他在法國波爾多當代藝術博物館舉辦個展(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2],1986年(28歲)又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國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eum)舉辦了個人專題展。同年,斯沃琪(Swatch)公司邀請了凱斯?哈林為藝術特賣系列(Art Special)手表進行創作,這開始了哈林式涂鴉進入時尚產品的商業化道路,凱斯?哈林將自己的涂鴉作品與商品聯系起來,他還于1986年,在以販賣藝術品而著稱的紐約市蘇活區開設了“波普商店(Pop Shop)”專賣店。在生活中由于凱斯?哈林身邊的同性戀朋友一個個地相繼離世,在1989年(31歲)他用自己的名義成立了“凱斯?哈林基金會”,用以籌備艾滋病慈善基金和促進兒童福利項目。1990年(32歲),凱斯?哈林因艾滋病逝世,在之前他一直不忘參與社會公益事業,投身于各種公益活動來表達對生命的眷戀和熱愛。

三、凱斯?哈林涂鴉作品解讀

1、有聲的線條
1980年,凱斯?哈林在紐約地鐵內開始了自己的涂鴉創作道路,在22歲這個注定是充滿想法、充滿叛逆的年齡,凱斯?哈林將自我觀念中的悸動、叛逆一一流露在街頭的涂鴉創作中(要知道當時在地鐵內涂鴉,是要冒著被警察拘捕的危險)。哈林受到畫卡通漫畫父親的影響,在其涂鴉作品當中,隨處可見的是用奔放、粗狂的線條勾勒的空心人形象(這種形象是依據美國的黑人舞蹈“工間舞”注1中的人物形態創作而成的),雖然每一個形象都有自己特定的形態,卻沒有特定的名稱,但這些跳舞的小人形象都有屬于自己的角色。哈林的涂鴉作品簡約、率真,甚至有點像兒童畫,其形態簡單、易懂,粗獷的黑色線條與平涂的純色搭配,使得小人形象尤為突出。在凱斯?哈林的涂鴉畫中,他把在平時生活中觀察到的情形,通過自己大腦的處理,轉化成一種自由的形態釋放出來,使得整個畫面充滿著童真的跳躍,每根線條仿佛都有自己的樂章。在其涂鴉畫中除了小人形象之外,還有動物、物品和怪物等輔助形象,在這些人和物象的空隙周圍我們還會發現有一些短小的黑色線條,有弧線、放射線、波浪線等(見圖2),雖然這些線條只是主體圖形的附屬,但是卻賦予了整幅作品生動的畫面感,無聲的線條讓人感覺出了有聲的含義。我們可以通過這些線條感覺到小狗在吠叫、嬰兒在啼哭、飛碟在蜂鳴,小人在歡歌雀舞、電視在播報新聞、燈泡在閃爍報警等。如在圖2中,僅僅是一個燈泡的圖案,凱斯?哈林就在他的周圍加了一圈放射的短線,使得燈泡有一種向四周發光的感受。就是這樣的畫面構成感,讓線條不再安靜、不再平凡,讓人目不暇接。在平面構成中,點、線、面是最基本的元素,[3]凱斯?哈林是運用最簡單的線構成元素來創作涂鴉的主題形象,再輔助以點狀的短線條,最后鋪上大面積的純色,雖然沒有很強烈的立體感卻充滿著既視感注2。

圖2 無題  1984

圖2 無題 1984

2、對比的色彩
色彩是一種視覺現象,同時也是一種知覺現象,而這兩種感覺對于個體人來說又是交互進行的。[4]。從凱斯?哈林展示出的多數涂鴉作品中,可以感受到他保持著童真的一面,他喜歡運用純度很高的顏色來適形平涂,這些高純度的色彩體現了畫面的童趣感,同時也代表了哈林內心的童趣世界。通過補色對比產生的夸張視覺效果,使得人物的形象更加鮮明突出。如圖3所示,哈林借用了黃色和藍色的互補色對來呈現他想要表達的主題——“用童心反對家庭暴力”。在這幅畫中,其實存在著兩對補色關系,即橙紅和淡藍色、黃色和藍紫色,用平涂的藍紫色為底,使得畫面明度較低,給人壓抑的感受,用黃色和淡藍色分別代表兒童和成人,二者之間形成了強烈的色彩同時對比,黃色的兒童是畫面的主角,構成了畫面中最亮麗最顯眼的要素,讓觀眾第一時間就能體會到哈林想要表達的故事,并產生認同感。一顆橙紅色的心,寓意著孩子、父母構成一個完整的家庭,父母之間的家庭暴力給孩子帶來了巨大的傷痛,施暴的雙方都要很好地傾聽孩子的聲音,注重孩子的感受,用天真的童心來縫合家庭暴力帶來的創傷。飛起來的紅色的心處于藍紫色的底上,使得心的圖形更加顯眼,強烈地體現了孩子的童心對于這些暴力的抵抗心態。哈林童趣傾向的純色,似孩子般不經大腦的單純,通過兒童的內心,表達了兒童般的愿望。這種單純與質樸的心情,恰恰通過畫面非常好地融合在了一起。

圖3  用童心反對家庭暴力 1989

圖3 用童心反對家庭暴力 1989

3、自我的表達
接受了傳統藝術繪畫訓練的凱斯?哈林渴望在藝術道路上有所突破,試圖探尋一種新的藝術創作手法來實現自我的表達,他把紐約地鐵站作為自己這種藝術創作探索的基地,地鐵站是一個公眾的場合,有各種各樣的人穿梭往來,他們帶給哈林以靈感,也讓藝術家將靈感通過涂鴉的視覺形式傳遞給他們,用二維的畫面來闡述他腦中也許和大眾巧合碰撞的世界。從凱斯?哈林的許多涂鴉畫作中,我們可以感受到的是一種急于表達自我想法的躁動,我們可以看到地鐵中人們的各種形態,這些形態感覺都是動態的,沒有靜止的圖像,正如城市地鐵中穿梭的人們。他邊創作邊觀察欣賞那些畫作的人們,將他們的所想所做通過自己的畫筆又再一次傳遞給大眾。凱斯?哈林并不像其他作畫者一樣隨意地在地鐵中亂涂亂畫,接受過正規藝術教育的他,選擇了用一種與傳統透視繪畫方法背道而馳的平面化方式,以概括的手法用抽象的圖形表現各種主題繼而表達自我。就是這樣的思維理念,讓他選擇了簡單易懂的平面化手法去表達自我、表現眾生。這種相對固定化的模式畫法,使得他可以在第一時間迅速地對所看所想進行即興繪畫。“對我而言,我在地鐵中的一幅畫與標價幾千元的一幅畫之間沒有什么不同”[5],從凱斯?哈林的話中可以看出,對于他來說藝術的價值并不是通過人們用金錢的多少來衡量的,而貴在自我的表達,是自我價值的精神有沒有得到釋放,有沒有傳遞給公共大眾,才是哈林最為關注的。見圖4所示,在這幅概念創作中,他將自己和房子都鋪滿了人們最熟悉的哈林式線條,在畫面中任何物體包括生命都凝化成由線條組成的二維形狀,三維的世界被凱斯?哈林精簡、壓縮和概括,用一種二維的涂鴉手法拼貼在了三維的真實世界中,甚至成為了一個異度空間,就如同動畫的世界一樣童趣、怪誕但又是那樣地真實,這是一種極致的自我表現,使得哈林通過涂鴉的方式獲得了創作帶給他的精神慰藉和藝術滿足。

圖4  凱斯?哈林和作品 1987

圖4 凱斯?哈林和作品 1987

4、大眾的傳遞
地鐵的墻面涂鴉不能滿足凱斯?哈林對藝術領地的占有欲,他想通過更多的渠道來拓展自己的藝術創作,于是在1986年(28歲),凱斯?哈林創作了許多與商業結合的涂鴉作品,將涂鴉的藝術形式傳達給每一位觀賞者,使得凱斯?哈林這個名片漸漸地成為時尚的寵兒,成了商業界以及大眾追捧的焦點人物。凱斯?哈林的“波普商店(Pop Store)”讓只有在墻上介質才能分享到的畫面傳遞到了更深的角落,他相信自己的作品能對更多的人產生影響,他相信其涂鴉藝術是公共的、大眾的,是不同階層的人都能夠接受和分享的。凱斯?哈林作品的簡約和討喜特性很好地被融入到了商業產品中,給了許多現成商品一次強烈的視覺反差沖擊,類似于兒童畫的作品放到了一向成人且理性的商業設計中,強烈的視覺效果贏得了更大的關注。在哈林的涂鴉畫中,我們看到了人類自己以及我們現世的生活。哈林說過:“我的圖案與日常的基本語言思想相聯系,最主要的是,它們是人類共同經驗的一部分。”[6]就是這樣的共同經驗,使得他的作品更容易在各處被人們認識和接受。像狂吠的狗、發光的燈泡,這些最流行的作品都是依據人們的共同經驗而賦予相關圖形的符號。凱斯?哈林作品的流傳除了媒體,更是得益于在市場上流通中的商品在大眾中的傳遞,人們用共同經驗來表達自己的觀點,他們將凱斯?哈林的作品穿在身上,或者擺放在家中,告訴其他人我也是這樣的態度,我也是這樣的世界觀,他們覺得凱斯?哈林想表達的也正是我想要表達的。在凱斯?哈林看來藝術并不是只有少數人才能擁有的物品,而應該是能夠讓大多數人所享有,在地鐵中的創作就是為了很好地傳遞給了大眾進行分享。他用另一種方式的藝術來表達自己,一種在當時來說是小眾的表達方式。大眾幫助了他小眾模式的傳遞,使得他的涂鴉創作也隨著大眾擴大化。哈林的作品深入到了生活的每個角落,是從一開始地鐵涂鴉的理念通過商業化的推廣得到了大眾更廣泛的傳播,他能利用自己的作品表達出更不一樣的時尚效應,從真正意義上實現了哈林要讓自己的涂鴉作品成為大眾化藝術的宗旨。

四、結語

20世紀80年代涂鴉藝術的代表人物凱斯?哈林在地鐵中的涂鴉創作,讓自己成為了涂鴉界舉足輕重的人物。凱斯?哈林創造了平面化的涂鴉風格,在線條的使用上,以流暢、粗獷的黑色線條來勾勒簡單的圖形,并賦予這些線條圖形有聲的力量;在色彩方面,凱斯?哈林運用了夸張的補色對比來展現圖形的層次,從而呈現出他想要表達的內涵,更反映出他在藝術道路上的思想變革;他選擇了用一種與傳統透視繪畫方法背道而馳的平面化方式,用二維的平面來表達三維的世界,以概括的手法、用抽象的圖形表現各種主題繼而表達自我,更容易隨意地抒發自己對生活對藝術的感受;凱斯?哈林作品的流傳除了媒體,更是得益于在市場上流通中的商品在大眾中的傳遞,從地鐵中的作畫變成了商業化的時尚產品,侵入到了人們的生活當中,逐步推動了大眾化的傳播速度,讓人們的生活無時無刻都與他的藝術、觀念共存,使得哈林的涂鴉藝術成為了20世紀80年代最耀眼的視覺語言之一。


注釋
注1:“工間舞”或稱休息舞,在舞蹈中,一些舞者向后仰直,另一些舞者則從他們身下穿過,這些動作稱作“橋和蜘蛛”。
注2:“既視感”又稱既視現象,源自法語“Déjà vu”,就是未曾經歷過的事情或場景,仿佛在某時某地經歷過的似曾相識之感。

參考文獻
[1]陸琦.純真與自由的線條[N].美術報.2011(10):1
[2]GRAFFITY從喧囂到歌唱.沈悅[D].山東師范大學.2007(04):58
[3]吳衛.平面構成(圖說本)[M].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10:20
[4]吳衛.色彩構成(圖說本)[M].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09:40
[5]張衛.《大師叢林》之六——涂鴉哈林[N].書屋.1999(06):75
[6]周亮.當代圖形設計中的波普態度[D].山東師范大學.2010(04):30

圖片出處
圖1:和訊網
http://tech.hexun.com/2012-05-04/141077784.html
圖2:http://www.d3screen.com/wow!mo/ channel_2/ sub6/179.html#
圖3:http://www.elite-view.com/ Museum_Art_Contemporary_Artists/ 428385.html
圖4:邊境. “自戀”的藝術家[D].重慶大學,2009.(31頁)

Summary: Keith Haring is the graffiti art representative in 1980s American, he created a flattened graffiti style by using the rough black lines to outline the simple graphics and endow these lines and graphics visual power; About the colors, Keith Haring used the flamboyant contrast color to describe the level of graphics, thus expressed the spirit inside; He chose to paint in flattened graffiti style, which is contrast to the traditional perspective way of painting and used abstract graphics to represent a variety of themes and express himself; The spread of Keith Haring’s art works benefit not only from the media and the public, but also the circulation of merchandises in market which makes people’s lives coexist with his art, concepts, ideas all the time.
Keywords: Keith Haring; graffiti; hollow man; public art


作者:吳 衛 汪奇彧
(湖南工業大學 包裝設計藝術學院,湖南 株洲 412007)

作者簡介
1、吳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藝術學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學日本千葉大學デザイン學科。曾任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院長,現為湖南工業大學研究生處處長。現主要從事傳統藝術符號和高校藝術教育理論研究。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泰山路88號湖南工業大學研究生處,412007。
2、汪奇彧(1990~),女,湖南株洲人,2012年畢業于湖北科技學院藝術設計專業,現為湖南工業大學包裝設計藝術學院12級研究生,主修視覺傳達設計。通訊地址:湖南省株洲市湖南工業大學河西校區學生宿舍22棟225,412007。聯系電話:18373337384。

文章已在《包裝學報》2014年4月刊第六卷第二期發表,總期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