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國內工業設計教育現狀的再分析

摘 要:本文通過對設計教育觀念與體制的分析,揭示了國內目前高校工業設計教育的現狀以及存在的問題。這些問題是阻礙設計教育發展的最大障礙。通過本文的探討,以期引起工業設計教育界的反思。
關鍵詞:工業設計 教育 現狀


引言:

經過近30年的發展,中國的工業設計教育雖然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是同西方相比,仍然很落后。目前國內只有個別幾個院校的設計專業辦出了自己的特色,而大多數院校的工業設計教育水平依舊停留在十幾年前的水準上,絲毫沒有質的飛躍。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我國的工業水平相對滯后,制造業雖大而不強,長期處于資源密集型和勞動密集型的狀態。企業依靠“貼牌代工(OEM)”生存,不愿意投入成本去進行自主設計。另外,南方一些民營企業急功近利,出于對短期利益的追求以及對知識產權的模糊認識,長期依靠抄襲模仿國外產品維系生命,而且短期內取得了很好的效應。其次,中國的教育體制嚴重制約了這個新興專業的發展。第三,由于中國近代歷史的特殊性,解放后的中國社會由農耕經濟直接跨入到工業經濟,骨子里的小農意識造成大部分國人對工業社會、工業設計缺乏根本的認識。西方300年的工業文明在短期內是無法追趕之上的,尤其在意識形態層面。因此,教育的改革首先應該是體制的改革。

在大量調研的基礎上,筆者總結了目前國內工業設計教育中幾個比較突出的問題:

1 認識不夠,定位不清

通過對工業社會以及工業設計的發展歷史我們可以了解西方工業設計的昨天和今天。中國的設計教育不應該重復西方的過去。從事設計教育的管理者、教師應該充分認清工業設計的本質。盡管在世界范圍內存在“工科型”和“藝術型”兩類型的工業設計教育,但是不應該在“工業設計是藝術還是工程”這個問題上“非左即右、非此即彼”。無論是依托什么樣的院校為載體建立設計教育都應該把握工業設計、工程設計、藝術三者在內涵上的區別。工業設計是解決人與物的關系問題;工程設計是解決物與物的關系問題;而藝術是揭示和表達人類的情感,強調精神性和自我表現。工業設計同時具有科學、技術、經濟和藝術的多重屬性,但是絕不是簡單的疊加關系。工科院校的工業設計和藝術院校的工業設計在本質和辦學思想上應該是一致的,只是依附的院校載體不同而已。國內工業設計教育首先應該認清西方工業設計發展的客觀環境,不能盲目借鑒,而且要拋棄教學管理者的主觀認識,從客觀的角度分析自身的辦學條件以及學校所處地域的經濟環境,然后再進行專業定位,循序漸進,逐步提高辦學水準。據調查,國內大部分工科院校在籌建工業設計專業時,都是抽調一些工科專業的教員,再引進幾個美術學院畢業生組建成工業設計教學隊伍,美其名曰“技術+藝術”。課程設置上,開設一些純粹而孤立的工科課程,如機械原理、力學、電學、材料學等,然后再開設一些諸如素描、色彩、構成等美術課,試圖讓學生自己去將科學與藝術整合。這就大錯特錯了!還有一些院校在籌辦專業時,把湖南大學、北京理工大學等一些院校的培養計劃拿來一綜合,以為博眾家之長,但是卻在不知不覺中 “取其糟粕、剔除精華”。

2 利驅擴招,倉促上馬

1997年,根據社會經濟發展的迫切要求,教育部決定擴大高等教育招生規模。之后的十幾年中,高等院校招生規模逐年擴大,2008年全國高考錄取率高達57%!擴招需要更大的校園面積與教學設施,但來自政府的投入卻嚴重不足,提高傳統的文科、理工科專業的學費標準又將受到物價部門的嚴格限制與社會輿論的撻伐,所以許多大學將眼光盯住了興辦“藝術類”專業,這使得中國目前擁有世界上最大的設計教育隊伍。國內設立“工業設計”專業的院校從80年代的十幾所激增到目前的400余所(1997年為321所)。有些學校將工業設計專業設置在藝術院系,有些設置在機械院系下,還有些設置在自動化、材料、計算機及人文院系下,也有個別高校成立設計學院。工業設計專業每年畢業的學生達2萬人以上,這需要上萬家有自主設計研發需求的制造企業去消化這些畢業生!而國內具有自主設計研發需求的企業卻少之甚少。如果算上“藝術設計”及相關專業的話,開設院校已超過1000多所,每年的畢業生人數超過10萬以上。“這一變化似乎是在一夜之間發生的,好比春雨滋潤下的竹筍。如果春雨是教育產業的市場化,那么竹筍就是被釋放的各院校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沖動”(引自柳冠中先生語)。招生人數的俱增造成師資的嚴重不足,很多高校根本不具備辦學條件,卻也在瘋狂招生,倉促招兵買馬。一些重點大學或美術學院的畢業研究生很快被一搶而空,充實到工業設計的教學隊伍中。某種意義上是一種“自產自銷”。由于剛畢業的學生毫無設計及教學經驗,造成了國內設計教育質量普遍低下。“空對空”成為教學上的極大障礙。甚至有些高校為了經濟利益,將工業設計專業流轉成藝術類的高收費專業,在不增加教學設備和師資的情況下大肆擴招學生。表1是某高校近3年工業設計專業招生人數情況統計:

表1某高校近3年工業設計專業招生人數情況統計表

年份 2007年 2008年 2009年
招生人數 工學 60 工學 70 工學 0 學費:3200
藝術類 80 藝術類 80 藝術類 190 學費:8000

為了緩解本科生就業壓力,不少高校在招收研究生的數量上也逐年增加,造成的惡性循環無法估量。個別院校在“建設研究型重點大學”的熱潮下,將研究生招生人數作為一項重要指標。2表是某重點大學設計藝術學專業(含工業設計、視覺傳達設計、環境藝術設計等研究方向)近7年招收碩士學位人數統計:

表2某重點高校近7年設計藝術學專業碩士招生人數情況統計表

年份 2002年 2003年 2004年 2005年 2006年 2007年 2008年
招生人數 25 59 98 120 120 120 130

教育大躍進造成了學生質量的嚴重下降。由于畢業生人數的增加,市場很快飽和,中國每年無法提供幾萬個工業設計崗位,這使得大部分工業設計專業的畢業生改行或另謀職業,只有極少數“精英”進入大企業從事工業設計,也有個別畢業生進入工業設計公司工作。表3是天津理工大學工業設計(工學學位)專業2009屆畢業生的就業情況統計(統計至2009年8月):

表3天津理工大學工業設計(工學學位)專業2009屆畢業生的就業情況統計表

從事行業 工業設計 設計相關行業 工程相關行業 考研 出國深造 與設計或工程不相關行業 其他
所占比例 (畢業60人) 11.7% 25% 25% 3.3% 3.3% 21.7% 10%

“曾經禍害過近代中國社會發展的‘人多力量大’思維定勢正像鬼魅一樣迷惑著設計教育業界,使中國的院校迷失在炫耀碩大無比的校園與現代化‘硬件’條件的喜悅中,忘卻了‘培養創新人才’這個設計教育的本質,錯把高素質的專業教育視為大眾化的所謂‘素質’教育,并降低了設計教育的培養目標與要求。因此,在設計教育規模快速膨脹的同時,教學質量下降并導致機能的退化,就成了必然的結果”。(引自廣州美術學院院長童慧明教授語)

3 削足適履,因人設課

由于國內工業設計教育也是分為“工科型”和“藝術型”兩大類進行教學,“工科型”工業設計專業畢業授予工學學位,“藝術型”工業設計專業授予文學學位,造成了教學及管理上的兩種體制。

依附工科院系建立的工業設計專業,大都受到傳統工科教學體系的局限。“工科型”工業設計專業總是過分強調“工程技術”而忽略了對學生人文素質和綜合能力的培養。這種教學方式在國內工科院校是極為普遍的。而對工程技術的強調直接體現在教學計劃的編制上。教學計劃中,工科課程和所謂藝術類課程是按照學時比例來劃分的。一般而言,“工科型”工業設計教學計劃中的工科課程所占的學時數較大,如:高等數學、大學物理、工程化學、工程力學、機械設計基礎、電學基礎、材料加工工藝等;然后再輔助一定學時數的美術課程,如:素描、色彩、平面與立體構成等;最后再開設一些諸如表現技法、人機工程、課程設計、產品設計等課程,形成所謂 “具有工科特征”的工業設計教學計劃。其本質依然是典型的“機械+美術”。 由于學時的限制,工業設計專業工科課程的開設也只是皮毛,即機械類專業課程的簡化版。孤立的知識點和抽象的概念使學生對工程問題的理解總是流于表面,很難形成全面、系統的認識,因此造成學生心理上的不自信。講授工科課程的教員往往是從機械設計的角度進行理論灌輸。由于學時所限,他們只能將教材內容刪減,教學方式以知識點的記憶為主,考核方式以簡化內容的試卷為主要形式。只要達到60分,就算過關。最終造成了學生為了應付考試而去機械地記憶和背誦書本上的文字和公式推導。考試過后,卻忘記地一干二凈。

這種版本的教學計劃雖然從表面上看具有一定的“科學性”,但是由于課程的孤立以及缺乏實踐的引導,培養的學生大部分都“機械和呆板”,缺乏創新意識,缺乏對社會、市場以及現代設計的全面認識。由于不具備科學系統的設計方法,學生面對實際的設計問題總是束手無策,思考方式“顧首不顧尾”、“見木不見林”。因此,大部分學生很難勝任工業設計工作甚至產生對專業的逆反心理。就業前景極不樂觀。
“藝術型”工業設計專業的教學與管理體制相對松散,規律性不強,看似沒有“工科型”嚴謹。由于藝術院系的教師大部分來自美術學院,設計教育始終無法脫離美術教育的桎梏。經驗以及個人主義色彩滲透在整個教學與管理當中,并且經常發生派系紛爭。教學形式與大工業脫節。很多教師將設計作為修身養性的工具或自我封閉型的藝術創作。“藝術型”工業設計專業在課程設置上往往是因人而宜的,根據教師的興趣和特長開設課程。一方面是為了平衡“工作量”,另一方面是教學管理者本身的興趣和愛好。如一些藝術院系的工業設計專業居然將書法、國畫作為必修課程,美其名曰:“傳統文化與現代設計的結合”。其工程類課程一般劃撥到其他院系或者外聘,如果實在沒轍,則是“砍課”。由于藝術類學生文化素質參差不齊,教學要求和標準一降再降!因此,學生就業層次較低,大部分畢業生在社會上從事裝修或美工工作。金融危機的到來,使本來不景氣的藝術類專業的就業形勢雪上加霜。某高校在今年6月份統計出的藝術類專業就業率居然是“0”。

其實國內這種設計教育狀況在一定程度上是受西方上個世紀中葉設計教育的影響。我們只模仿了其形式,而沒有認真分析設計教育所處的社會文化背景以及國情狀況。20世紀80年代后,以信息技術為依托的現代社會使得人們的生活方式再次發生根本性的轉變,人們的思維觀念、生活形態、社會文化呈現出多元化發展趨勢,國際主義對世界各國的影響開始減弱。信息文化席卷全球,體驗經濟成為一種強勢經濟形式,中國也或多或少滲透出信息社會的表象。全球背景下,面對社會的變化,工業設計教育應該能夠很快作出反應,適應這些變化。只有這樣才能達到專業的可持續發展。如果我們在觀念上依然因循守舊,那么,“教育是國家的未來和民族的希望”就成為一句空話!

4 外行領導,內行郁悶

中國人歷來有個習慣,那就是“上級決定、領導拍板”。在中國,民主制度尚未完善。企業中,決定一個產品開發方向的往往是“領導”。設計教育也是一樣。中國高等院校的管理體制中,“論資排輩”是首先要遵循的原則,想從事教學管理,就必須有較高的職稱和較長的工作年限。“學霸”和“學術權威”在高校依然存在,他們往往具有對一件事情的話語權與決定權。由于中國工業設計教育歷史非常短暫,大部分高校中具有工業設計專業背景的教師在學歷和職稱上偏低,而且大部分是中青年教師,很少能夠充當教學管理者來經營教學。經過調查,除了國內幾所設計教育出名的院校外,其他大部分高校中工業設計專業的教學管理者是“外行”,不是美術學院轉行過來的,就是機械工程學科轉行過來的。真正有豐富工業設計實踐經驗的教師少之甚少。

5 自娛自樂,急功近利

國內一位教授曾說過,中國設計教育很大程度是在“自娛自樂”。 近年來,國內大量舉辦設計大賽,有企業舉辦的、有政府舉辦的,也有民間舉辦的,以此來推動工業設計和設計教育的發展,并呼吁全社會提高對工業設計的認識。從表面看,我國的工業設計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實際上很多設計大賽在舉辦過程中出現了與初衷不相符的結果,甚至有“變味”的趨勢。個別企業將設計大賽作為廉價征集方案和商業炒做的手段。另外,大賽評獎機制漏洞百出,缺乏科學的流程與嚴格的監督環節,甚至滋生了“腐敗現象”。縱觀國內各種設計大賽,評委往往不是企業或消費者,而是一些所謂的“學院派精英”,并冠以“專家”之稱。最近社會上流行的一句話就是:“專家就是專門騙大家”。雖然是戲謔之言,但是我們必須清醒地看到:在這些設計大賽中,引導優秀設計的不是市場和消費者,卻是“專家”!值得深思!評價標準被嚴重扭曲!

很多學校將參加競賽的業績作為評判辦學質量的標準。因此,很多學校拼命組織學生參加各類設計大賽,甚至把課程改為“競賽設計”。學生作業、畢業設計到處都充斥著設計大賽的味道,而設計大賽比到最后,居然是排版!不少院校以為參加幾個設計大賽、獲幾個獎就能提高設計教育水準,這就大錯特錯了!這種定位不清的“競賽式”教學導致了設計教育的舍本逐末、急功近利和不則手段,大大誤導了學生。“學生走上社會去尋求職業發展時,發現設計教育除了給予他們理論的枷鎖和可以遮羞的一些技法外,就是競賽過度帶給他們的類似于自慰后的身心不健康。”(引自柳冠中先生語)

6 硬件不硬、軟件很軟

由于社會對于工業設計缺乏認識,造成大部分高校對工業設計專業重視程度不夠。硬件投入少,教師水準低,觀念陳舊、管理教條成為制約設計教育發展的瓶頸。很多院校甚至都沒有供工業設計教學用的專用教室,學生只能游擊作戰。其實工業設計專業對硬件的要求并沒有那么苛刻,只要有幾間專業繪圖教室,再配上一個計算機教室和一個模型加工車間就可以達到基本的教學需求,如果條件允許,可以適當增設一個專業圖書閱覽室。工業設計的教育重點是在“軟件建設”上,“我們需要的并不是綾羅綢緞,而是一雙能走路的鞋”!學生做實驗、搞研究并不主張用精密的快速成型設備,而是需要在半自動化甚至手工式的加工作坊中去進行手工操作,通過“揣摩形態、感受真實、反復試驗”來訓練學生良好的設計感覺以及分析解決問題的能力。

另外一個極端的現象是:一些“才大氣粗”的院校,大搞“裝備競賽”,購置大量華而不實的機器和設備,殊不知“先進的武器解決不了作戰的戰術的問題”!因此,對于國內大部分院校的工業設計教育來說,加強師資培養、優化師資結構、調整辦學思路、建立科學的管理體制才是專業建設的重點。

7 近親繁殖、雪上加霜

經過調查,國內從事工業設計教育的教師大部分是從幾個大牌美術學院畢業的。早些年,高等院校學生就業以分配為主,美術院校培育的大部分畢業生留校任教或分配到兄弟院校任教;隨后再培養出學生,再次留校或分配到其他院校任教……,依次循環。個別學校出現了“師爺”級別的教師,形成了嚴重的近親繁殖,給本來就落后的設計教育雪上加霜,美術院校的教育思想滲透在全國各地!

8 脫離實踐、紙上談兵

由于中國制造業長期以OEM為主,工業設計無法與之形成完整的產業鏈,企業依靠附加值極低的生產加工維系生計。設計與制造業的不對接,造成高校中設計教育脫離實踐、紙上談兵。大部分青年教師缺乏設計經驗,也缺乏在企業工作的經歷,因此無法將最新的知識和信息反饋給學生。教學枯燥乏味。由于缺乏實踐的支撐和引導,大量虛設的、概念性的、空想性的題目成為教學重點,造成學生自我封閉、主觀臆斷,缺乏市場意識、人因意識、工程意識以及溝通協作能力,動腦與動手能力極差。長此以往,學生的自信心完全喪失。

這種“脫離實踐、紙上談兵”的“理論式”教學使得學生以一種自我滿足或者應付作業的心態面對設計,教師對學生的評價標準也相對主觀,往往根據自己的經驗以“好”或“不好”來評價,造成學生為了取悅老師的喜好來完成作業。這使得中國的設計教育始終停留在很膚淺的層面。

誠然,“國內的設計行業的起源與蓬勃發展都發端于教育,我們無可否認其價值。與設計教育的‘不良性過度’形成對照的是設計產業的幼小或畸形。設計教育與設計產業處于嚴重失衡狀態,造成我國設計業兩端大,中間小的模式,即設計教育與設計需求的增大,專業化的設計隊伍與合格的設計人才卻相當缺乏。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一方面設計人才被大批量、快速的生產著,另一方面巨大的設計需求卻不能得到滿足,類似于經濟學的術語:滯脹”。(引自柳冠中先生語)

以上情況充分表明了我國工業設計教育的現狀。其中某些案例并不是空穴來風,也不是為了去攻擊某些學校,而是通過對這些現象的揭示來引起工業設計教育界的再次共鳴與反思。

“英國沒有大的本土設計市場,但有強大的設計產業與先進的設計教育,因此,他們可以靠輸出設計與輸出教育來賺錢。我們有大的市場卻有‘大而不強’的教育和‘小而殘疾’的設計產業,因此設計教育應該給社會提供什么樣的勞動者是值得反思的,土法煉鋼出產的只能是毫無用處的鋼渣,還浪費了寶貴的資源”。 (引自柳冠中先生語)


參考文獻:
[1] 王受之.世界現代設計史[M].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2002.
[2] 柳冠中.工業設計學概論[M].哈爾濱:黑龍江科學技術出版社,1994.
[3] 李樂山.工業設計思想基礎[M].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2000.
[4] 阿爾溫.托夫勒.第三次浪潮[M].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83.


Re-analysis on the Industrial Design education of Chinese
Zhanglei Doujinhua
Tianji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Tianjin 300191

Abstract:This article analyses the concept and system of design education, reveals the status and problems of university education of Chinese in industrial design, and these problems are the biggest barriers that hinder the development of design education. Through this study, consideration of industrial design education should be cause.
Key Words:Industrial design, Education, Status


項目基金:本文受天津理工大學教學基金項目《工業設計專業的重新定位與學科建設系統規劃》(項目編號YB08-25)資助。

作者:張磊 竇金花 (天津理工大學,天津 300391)
作者簡介:張磊(1981-),男,天津理工大學教師,碩士學歷,講師職稱。主要研究工業設計理論與實踐、產品設計、設計教育、跨學科交叉項目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