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集成型城市軌道交通符號系統研究及設計

摘 要:隨著城市的發展,軌道交通成為市民出行的主要工具之一,也使城市軌道交通的設計與規劃面臨新的挑戰和機遇。特別是線路的增加,不同線路之間的共線、交叉、交錯成必然的選擇,也出現換乘、轉乘等綜合型乘坐方式。由此,多功能、易識別、通用型、有特色的城市軌道交通符號便應運而生。通過對國內外主要城市軌道交通符號系統的分析研究,本文設計建立了通用集成型城市軌道交通符號系統。
關鍵詞:通用集成,軌道交通,換乘, 轉乘,符號設計


1. 引言

1863年倫敦地鐵的開通到,標志著軌道交通為解決人類出行問題開創了一條寬暢的通途。今天,在各國大城市中,城市軌道交通已經成為市民出行的首選交通工具之一,人們享受著城市軌道交通所帶來的高速、準點、安全、方便。作為城市的公共基礎設施,如何進一步高效、廣泛、更好地體現“以人為本”的理念,也促成了多功能、易辨識、通用性強的軌道交通符號系統的誕生與發展。面對基本不變的城市地下空間,軌道交通線路的劇增,不同線路的共線、交叉、交錯,是必然的結果,順應這一不斷增長的需求,換、轉乘符號等出現在軌道交通的視覺導向系統中。然而,由于發展的先后,規模和型式的不同,世界各國的換、轉乘符號紛繁復雜,各有不同,極易造成認知的偏差、困惑甚至困難。本文綜合分析研究了國內外主要城市的典型換、轉乘符號系統,根據視覺認知心理學的基本原理,設計建立了通用集成型軌道交通符號系統。

2. 軌道交通現有換、轉乘符號系統及其分析

2.1 軌道交通運行方式分類
隨著軌道交通線路數量的增加,城市交通網絡的貫通,從簡單的乘坐單條線路延伸了換乘、轉乘的行為。同時,線路的貫通與合并,交叉和交錯,也使得軌道交通的線路呈現復雜的分布(見圖1. 圖2. 圖3.)。

根據線路特點,現有的軌道交通列車乘坐方式可分為三種:

2.1.1 換乘
換乘,即從線路1的站點A下車后,在同一區域同一站點繼續搭乘線路2。
換乘行為的實現方式為免費、無區域限制、延續性的,即不需要刷卡出站。當然乘客上車的站臺是不同的。

2.1.2 轉乘
轉乘,即從線路1的站點A下車,結束線路1的乘坐行為(需要刷卡),通過一定的方式(如步行、駁車等),在站點A的另一區域開始線路2的搭乘行為。
“轉”在字面上有變化、變異的含義,在物理學上,“轉”又有能量的轉變,需要做功的方式來實現。將“轉”字用到軌道交通符號中,與換乘的行為就會不同。
轉乘行為的實現方式為付費、非延續性的,即需要出站,才能重新開始搭乘另一條線路。乘客上車的站臺也是不同的,站臺與站臺之間的距離亦可能較長。

2.1.3 共線搭乘
共線搭乘,即指乘客搭乘線路1或線路2共同經過同一條軌線同一站點A的行為,這其間,乘客只需在同一站臺搭乘。因此,在這情況下,線路1的搭乘行為等效于線路2,乘客可隨意乘坐。

2.2主要城市軌道交通符號系統
對城市軌道交通運行符號系統的設計要求,主要的內容就是如何簡潔、高效、明確地標注換乘、轉乘、共線(搭乘)的聯系與區別。在國內外主要城市的典型軌道交通線路符號系統中,針對上述三種搭乘行為,雖然都分別作了不同的詮釋,但基本都借鑒了倫敦地鐵的符號設計原則。


圖1. 倫敦城軌線路圖局部[1]


圖2. 東京城軌線路圖局部


圖3. 上海城軌線路圖局部

倫敦地鐵不僅在城市交通新方式上奠定了基礎,它在地鐵圖形符號的設計方法及應用也是后續了所有的軌道交通設計效仿的樣版。由圖1.可以看出倫敦城軌在符號設計中的三個基本原則或方式:
(1) 用圓圈和直線代替了站點和線路。
用圓圈與直線分別代表站點與線路,不僅使復雜密集的線路分布圖簡潔明了,也與城軌運行的形象相似。由于第一條倫敦城軌建造在地表下,線路像長長的管子,因此也被乘客親切地稱為 “London Tube” ;

(2) 創造了簡單的無裝飾線字體的“線路體”。

(3) 用不同顏色區分不同線路。
在借鑒及應用倫敦城軌運行圖形符號設計方法的基礎上,其它城市也相繼設計出具有相應特色的不同圖形符號。表1為部分國內外大城市城市軌道運營的“轉/換乘符號系統”。


由表1,各大城市用不同圖形來表示站點,換、轉乘符號,呈現百花齊放的特色。其中,有些符號符合大眾的認知常識及概念,但是有些符號圖形卻難以理解。尤其是在同一條城軌標識中,出現多種不同的圖形元素,這對乘客在讀懂理解標識含義時會產生一定的困惑。此外,各大城市未對換乘、轉乘、共線(本文后面簡寫為“換、轉乘”)的標識進行視覺特征顯著的區分,不能為乘客提供準確的列車選擇信息。

3. 通用集成型城市軌道符號系統研究及設計

3.1換、轉乘符號設計原則
(1)傳達準確的指義,簡潔明了;
(2)符合認知的規律,通俗易懂;
(3)展現圖案的美感,顯著飽滿。

3.1.1傳達準確的指義,簡潔明了
根據城市軌道交通三種不同的搭乘方式,轉、換乘、共線符號的設計,首先要準確傳達換乘、轉乘、共線搭乘這三種不同的含義。通過符號系統的傳達,乘客能快速明了符號的確定指義。

3.1.2符合認知的規律,通俗易識
現代認知心理學家揭示,認知過程是建構性質的,它包括兩個過程:個體對外界刺激產生反應的過程(基本過程)和學習者有意識地控制、轉換和建構觀念和映像的過程(二級過程)[2]。因此,任何符號的設計都要符合人類的認知過程,惟此才能得到廣泛的認可及應用,通俗易識。

3.1.3展現圖案的美感,顯著飽滿
標識設計總是以視覺的方式引起人們的關注,并影響著人們的情感和心理。認知心理學研究表明,一個人從外界接受的信息中,83%以上是通過視覺而獲取的。視覺是我們認識外部世界、獲得外部事物信息的最主要器官,所以,對視覺功能的研究成為設計的主要內容。作為心理活動的視覺有著自身的規律性,這些規律性制約和引導著人們的設計活動。
視覺形象的簡約性原則表明,人們對規則的和有意味的形式更加關注并能產生審美愉悅。簡約性的需求表明人們對秩序的一種內在的需求。當視域中出現的圖形較對稱、規則和完美飽滿時,人們便會得到心理的滿足。因此,在符號設計中,不得不考慮簡約美等視覺內在規律。

3.2換、轉乘符號設計方案及應用
根據換、轉乘符號的設計原則,設計了換、轉乘符號的方案,具體如下:
1)線路符號與站點符號
A. 線路符號——粗實線


圖4. 線路符號—粗實線

直線代表了流暢與快速,粗直線在此之上更給人以安全、穩實、可靠的感覺。一定寬度的粗直線也易于判斷辨識。

B. 站點符號圖形分析及設計依據
基本幾何形狀三角形、正方形、圓形所傳達的視覺感受對比如表2所示,并可見,無論怎樣變化,或大或小,或正或斜,圓的形態是唯一的,且有引導視覺收斂(到一焦點)的功效。由表1,國內外大城市的站點符號設計效果來看,圓形最為簡潔、易識、恒定,符合標志設計的三條基本原則,即“語義的深刻性、圖案的沖擊性、認知的清晰性”。[3]

C. 站點符號——圓環


圖5. 站點符號—圓環

基本幾何圖形可以看成是對世象萬物的抽象,是符合完美效果的理性形式。心理學家發現,在嬰幼兒對圖形的認識中,圓是最快被分辨的圖形。因此,從認知過程分析,“圓”是視覺傳達設計的首選元素之一。當人們知覺到圓形的時候,心理上會產生一種圓滿和諧的感受。用象征城軌隧道圓孔截面的圓環作為站點符號設計的元素,具有如下特點:
① 飽滿穩定,無方向性;
② 簡潔易懂,應時應景;DOLCN.com
③ 生動靈活,富有童趣;
④ 組合性強,易于搭配。

2)換乘標識


圖6. 換乘標識

方式:圓環相交
傳達語義:換乘
舉例說明:用紅色代表線路1(為當前線路,故圓環中不含任何線路的數字),綠色代表線路3。當乘客乘坐線路1到達站點A后,通過步行,免費地延續開始線路3的搭乘。這一過程無需出站完成。其中完整的紅色圓環表示當前路線屬性。
根據這一設計,當單站換乘線路數目增多,同樣可以有序地進行相交排列(如表3所示),因此具有很好的拓展性。

3)轉乘標識


圖7. 轉乘標識

方式:圓環相離
傳達語義:轉乘
舉例說明:用紅色代表線路1,綠色代表線路3,藍色代表線路4。圓環之間的少許空隙,象征當乘客乘坐線路1到達站點B后,要驗票(刷卡)出站,并通過步行或駁車等手段,付費開始線路3或線路4的搭乘。(如圖7所示)

4)共線搭乘標識


圖8. 共線搭乘標識

方式:細線圓環相交
傳達語義:共線搭乘
舉例說明:用綠色代表線路3,藍色代表線路4。當乘客在線路3、線路4的共享站點C等候時,可選擇線路3或線路4搭乘。(如圖8所示)。同心圓環,本身就有“共”的傳達語義、功效。www.jrujao.cn


4. 結論

通過對國內外主要城市軌道交通符號系統分析和研究,本文設計建立了通用集成型城市軌道交通符號系統,具有如下特點:
1. 以最基本的圖形——圓為站點符號,具有視覺的易識性及收斂性。
2. 本符號系統通用易辨識。通過將換乘、轉乘及共線(搭乘)不同標識進行同一系列的集成設計,乘客能快速地讀懂標識所傳達的語義,并具有廣泛的認知意義。
3. 建立多功能的系列。如表3中“多條線路換乘標識舉例”一列可見,由于圓的特殊屬性,可以根據換乘線路的數目,自如地排列,達到理想的效果。
4. 本文的符號設計理念及方法,也可以應用于其它符號系統的設計。


參考文獻
[1]倫敦地鐵官方網站,
http://www.tfl.gov.uk/
[2]王蘇,王圣安. 認知心理學. 北京大學出版社, 1992, 4, 1.
[3]王鳳儀. 商標圖案.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3, 9.
[4]虞世鳴. 創意元素與產品設計. 中國輕工業出版社,2008,8
[5]虞世鳴. 創意元素與平面設計. 中國輕工業出版社,2009,10


 

Study and design of the general applied and integration oriented symbol system in the urban metros
HONG Yuan, WANG Xiangjuan, CHU Xuzhao, YU Shiming
Abstract With the urban development, metro has been one of the main vehicles in civic trip, which also brings out the new challenge and opportunity faced in designing and programming urban railways. Along with the increase of the lines particularly, it is inevitably to make a choice under the parallel, intercross and interlaced circumstances between different lines, and such integrated ways of taking as interchanging and exchanging also comes out. Therefore, with multifunction, easiness of recognization, general use and original characteristics in the urban railways, the symbols emerge as time requires. On the basis of the analysis and study of the typical symbol systems of the urban metro in major cities worldwide, this paper presents the suggestion in devising the symbol systems of the urban metros featuring in general use and integration.
Keywords general and integrated, railway transportation, interchange/exchange, symbol design


作者:洪源, 王香娟, 褚旭昭, 虞世鳴(上海大學機電工程與自動化學院,20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