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而上之道——基于視覺心理的產品造型設計

[摘要] 除了一般意義上的視覺美感和意義傳達,產品造型還在一定程度上與人的視覺心理在潛意識層面存在互動。因此產品造型不應僅僅專注于形式要素本身的表達和評價,而應關注形式要素之間的內在關系以及形式與主體感知心理互相作用而產生的綜合的感知印象。
[關鍵詞] 視覺心理 產品 造型設計


1 產品造型設計的價值觀

如果說造型是為了什么?恐怕并不簡單是為了好看——在審美的“好惡”之間,存在著一個無限廣闊的表述空間。顯然,只有超越簡單好惡的評判尺度,才能創造出耐人尋味的、有更豐富內涵和吸引力的形象。www.jrujao.cn

而作為表述文本的造型實體,其傳達的意味和創設的想象空間也決不僅僅取決于形式語言自身以及其直接指涉的意義,而是像所有其它形式的文本一樣——上下文和語境的構建才是表述力量的依托和靈魂。所以,如果不能超越形式本身,注定在造型上脫離不了“好看”這一最基本的藝術高度,從而造成造型空泛、刻板、想象空間狹窄的創意瓶頸。

同樣,在產品造型設計領域,好的造型決不是僅僅塑造“型”本身,而是通過“型”之間的關系來構造一個有意味的“image”,顯然,這就涉及到主體視覺感知特性的多個層面。只有綜合利用形式語言的傳達和作用機制,才能在“image”的層面創造新的視覺形象,而不是簡單的形狀差異。

所以,形式本身的美觀和象征意義并不是造型追求的全部,具體的形式觸發的感知空間才是感染力的源泉;其次,造型要脫離開具體、實在的“形”的設計,從“形”與“形”之間的關系上找到突破。

2 個案分析

正如前面所述,“形而上”在審美“好惡”之間拓展出無限廣闊的創意空間,要用語言來囊括所有情形恐怕是不現實的,所以,即便難免掛一漏萬,用某種典型性的實例來管窺這個中間地帶,也許更能在轉述和意會之間形成溝通。

下面僅就剛發布不久的雪鐵龍(Citroen)5座C4 Picasso的造型設計進行解讀,從一個側面來揭示“形而上”理念的實際運用情形。


圖1. Citroen C4 Picasso(轉自http://www.netcarshow.com)

“Picasso”是雪鐵龍品牌價值在駕乘體驗和視覺個性方向上的延伸,作為雪鐵龍產品線的一個支點,這款車就是要用藝術化的、另類的視角和手法來詮釋品牌形象。

一個好的故事,如果單純靠情節打動人,那就談不上藝術性;只有從情節中折射出對主體的反思才能跟藝術搭上邊。所以,我們如果談論這款車大燈形狀如何、前臉如何有個性、線條如何怪異…這些都只是在評價故事情節本身,就等于是把一件藝術品與普通產品等而視之。我們經常有這樣的感受,當用一般意義的標準評價一件藝術品的時候,往往發現除了怪異一點,根本體會不到藝術在哪里。Picasso也是這樣,如果僅僅是線條怪異一點、形狀扭曲一點、比例奇怪一點…這就是一款號稱有藝術氣息的車嗎?顯然,只有脫離開這些外在形式本身,才能聚焦在對其內涵意義的解讀上。

我們都知道一些人類的基本認知特性,比如人的視覺感知總是試圖從看到的東西中人為區分出背景和主體,在這里,輪廓規則的、形象鮮明的、質感/色彩突出的都容易被主觀地當作主體,而反之則被當作背景,這樣的感知特性讓我們能夠迅速抓住事物的主要特征,識別重要的視覺信息。

同樣,在汽車的外形上我們也會形成一些主觀的主體和背景的判斷——對于前風擋和A柱區域,我們習慣把A柱當主體,把風擋當背景,這是因為A柱在風擋大片暗色對比下顯得出跳,同時也是由于A柱本身有力的線型輪廓;在車身側面,側窗由于完整規則的輪廓而成為主體,而車身則因為面積大、形狀被車窗分割得不規則而成為背景;在車尾,尾燈因為輪廓完整、色彩/質感強烈而成為無庸置疑的視覺焦點,而后風窗、后備箱等則退居背景……


圖2. Citroen C4 Picasso全角度視圖(轉自http://www.netcarshow.com)

C4 Picasso的側窗下緣刻意采用曲折的線條并與引擎罩的邊緣以及尾燈輪廓聯系成為一個完整的不規則輪廓。這一筆的用意決不是用奇怪的線條嘩眾取寵,而是運用了上述視覺原理來顛覆人們傳統的看待汽車造型的感知慣性——這樣一個閉合的整體性輪廓首先切斷了A柱與前翼子板的直接聯系,削弱了它的鮮明形象和力度感,使得前風擋能夠從背景的位置解脫,進而與側窗形成呼應。這條界限更進一步把相對獨立的側窗、尾燈、前后風窗整合為一個輪廓不規則、橫跨幾個立面的整體,同時,側窗、引擎蓋、尾燈的輪廓刻意采用形態含糊、曲折的線條,這樣,原先前后層次分明的要素被重組:原先是絕對主體的側窗、尾燈、A柱都被拉進背景,而原先只是起到分割作用的輪廓線則變得搶眼而成為前景,原先層次鮮明的要素關系變得曚昽起來,主體不那么鮮明了、背景不那么單調了、變成前景的輪廓線又由于自身較弱的形象感而與背景保持曖昧的關系——曖昧得產生出一種呼之欲出卻又欲迎還拒的張力。

也就是說,當我們的視覺不再能夠輕易分辨出前景和背景的時候,視覺印象就會在前后景之間不斷轉換,這種轉換形成獨特的動感和視覺張力,畫面不再是靜止、刻板的,而具有了一種耐人尋味的吸引力。設計在線.中國

3 基于視覺心理造形的藝術性

顯然, Picasso的怪異線條、形狀都不是設計師的關注焦點,這些只是途徑和手段,設計師追求的不是形式本身,而是形式背后的內在關系和主體感知過程之間的碰撞。這樣,造型不再是被動的、靜態的被感知對象,而是直接作用于人的感知心理、改變慣常的認知模式、引導主體的注意焦點。

Picasso的視覺形象非常類似于室內設計中采用的墻磚、地磚的拼貼感。以前有一種瓷磚,整個拼起來是一幅完整的國畫,但沒多久就消失了,因為這種處理是簡單的拿瓷磚來代替紙張,遠看和畫在紙上沒有區別——主體鮮明、背景留白。而瓷磚拼貼圖案的視覺特點卻應該是另外一種個性——主體和背景之間互相穿插、產生一種朦朧的張力,視覺印象在前后景之間轉換帶來獨特的動感。所以,在磁磚的鋪設中有時會根據磚塊大小刻意增加縫隙的寬度,這樣效果更強烈。在這里,具體形式之間虛空的“隙”營造了富有意味的感知效果。


圖3. 視覺印象在前后景之間轉換帶來獨特的動感(摘自網絡圖片)

類似手法在很多其它藝術文本中也有體現。1995年柏林電影節最佳導演獎影片《日出之前》中女主角指著畫展上的幾幅鉛筆寫生畫說:“我喜歡這種人物與背景水乳交融的感覺。”畫面上的人物、電線桿都像被水融化,隱入朦朧的背景,這種刻意的弱化卻反而使得人物形象更有一種從背景中掙脫的強烈傾向!在這里,畫家不再靠單純的突出主體來強調要表達的意義,而是反其道而行之,故意讓主體和背景拉近距離,當到達一個臨界狀態的時候,引力轉化為強大的斥力,主體突然從混沌中掙脫而出,這種力量不是來自畫面本身,而是來自觀者自己的心理力量。

這就是藝術——通過形象設計讓觀者發現日常生活中不可能獲得的視覺體驗,進而對自己的感知產生反思,對自己的主觀感受有更深入的理解。那些奇怪的線條、色彩其實并不是為了好看,也不是傳達空洞的意義說教,而是引導我們看穿世界的表象、洞悉自身的感知密碼!

4 現象與原理——視覺心理image的運用

基于以上視角,我們可以發現諸多自覺不自覺的運用視覺心理力量來設計造型image的現象。例如有的鐘表將本是前景的時間刻度隱藏在表盤中,使得前后景的習慣判讀發生錯位,產生新穎的視覺效果;有的室內設計將天花板與墻壁立面的空間關系重組,突出二者邊界的空間感,將天花拉近到前景的位置,墻壁立面則被推遠,這種空間的錯位也呈現出別開生面的視覺效果。設計在線.中國


圖4. 前后景的習慣判讀發生錯位,產生新穎的視覺效果(轉自http://bbs.billwang.net)


圖5. 空間的錯位呈現出別開生面的視覺效果(引自《產品設計》2006 第12期)

筆者認為,這種視覺心理張力的不僅存在于前后景之間的空間轉換,也存在于同一平面上兩個造型要素之間的呼應關系中——視覺印象在兩個興奮點之間平移產生的張力。推而廣之,明暗、冷暖、曲直、虛實這些矛盾關系之間也同樣存在著視覺心理的張力,正是這種心理張力使得以上這些關系成為形式語言普遍的美感法則,視覺心理產生的張力是形式語言感染力的源頭。這種張力就是我們感知的“場”,也就是設計師通常說“image”,真正影響我們感知印象的正是這個“場”,而不是外在的具體形式。

“場”的創設正是造型設計的基本思路和依據,而在具體手法上則靈活多樣,這也是不同設計風格的來源之一。根據筆者的體會和總結,初步認為“前后場”的創設要靠邊界的穿插和統攝來達成,而“平行場”的生成則要靠點元素的輻射和聚焦作用來實現。

下面是筆者根據這一理論進行的設計實踐。圖4所示是一輛中置發動機的概念跑車設計,利用不規則的邊界將前風擋、側窗和背部進氣口串聯起來,既統攝全局,形成鮮明的主題,又打破了車頂輪廓和風擋、側窗的傳統視覺關系。車頂輪廓和前、側風窗不再有主次之分,二者都有自己鮮明獨立的輪廓識別特征,注意力的來回切換使得二者的視覺印象交迭滲透,形成一種視覺心理上的動態和張力。


圖6. 邊界的交錯和滲透使得前后景之間產生心理張力(設計/繪圖 付桂濤)

圖5所示是一輛小型兩廂車造型設計,同時運用了“前后場”和“平行場”的原理,加大了風窗的視覺心理面積,營造一種“玻璃座艙”的視覺印象。設計在線.中國


圖7. 點的呼應和邊界的交迭在造型要素之間產生心理張力(設計/繪圖 付桂濤)

5 結語

一切視覺對象,不管平面的還是立體的,最終都要轉化為視網膜上的二維“畫面(image)”被大腦解讀,所謂的“立體”對于感知來講只是一個經驗概念。從這個意義上說,三維實體的“造型”設計通過回歸到“畫面(image)”這個二維問題的研究上,往往可以獲得更深刻的表現力和感染力。


作者:付桂濤 (浙江林學院工程學院工業設計系 /浙江 杭州 臨安環城北路88號 311300)
資助項目:本論文課題受浙江林學院科研發展基金資助 編號 2005FR047
聯系方式: tel :13858179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