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用戶界面認知與傳達研究

摘? 要:“產品用戶界面”作為連接“用戶”與“產品”之間的橋梁,對于構建工業設計的基礎理論體系具有重要作用。本文依托文化人類學、社會學、符號學、認知心理學等理論體系來切入研究,通過建構廣泛的知識框架來明確用戶界面設計之“認知模型”與“傳達途徑”的研究方法。本文認為讓科技以一種不干擾的狀態進入人們的生活,實現觸動消費者心靈的產品用戶界面將是我們不斷努力的方向之一。
關鍵詞:產品用戶界面,用戶為中心設計,用戶體驗


前言

科技的飛速發展剝奪了人類以往熟悉的記憶和情感,甚至沒有給人們的生活帶來相應的便利和愉悅。糟糕的產品用戶界面設計,不僅讓用戶在使用產品的時候浪費大量的時間,而且經常會讓用戶感到驚慌失措。用戶經常困惑于產品的使用方法,產品華麗的外表下隱含著讓用戶無法分辨的復雜信息,張牙舞爪的產品成了科技所塑造的洪水猛獸。日新月異的社會進步和消費膨脹的趨勢,使得只有擁有良好的用戶界面的產品,才能在眾多競爭者中脫穎而出。如何使得用戶和產品通暢無阻的交流與認知,就是擺在面前的棘手問題。

1、產品用戶界面之溯源

從詞源學角度分析,界面(Interface)的概念源于古希臘,寓意是面對面的臉,兩張面對的臉的溝通就構成了相互之間的關系。從人類的早期造物活動時期,人與物之間的交流關系就已經開始,原始人打磨石器的活動也許是人與物“界面”的雛形。在原始社會,我們的祖先只能憑借感官體驗去感受世界,通過舞蹈等肢體語言來表達情緒和想法,這種交流具有“共時性”的特征。隨著社會的發展,社會大分工使得需要用交換來滿足人們的生活需要,社會必須建立信息交流的“界面”,這種界面必須具有“歷時性”的特征,恰好文字和印刷術的出現使得這樣的交流成為可能,信息傳播的深度和廣度也大大增強。由此,真正意義上的“界面”就產生了。

轟轟烈烈的工業化革命粉碎了以前含情脈脈的手工業生產的方式,以前社會的衡量標準是人與人之間冷漠的,服從機器的標準化和機械化的運作方式。用戶必須經過長時間的培訓才能適應產品,并且這種操作技能的更新換代也極其繁瑣。世襲傳承的操作產品的技能竟然變成時髦的炫耀,產品無時無刻不在呈現出了冷漠森嚴的猙獰面目。多樣化價值觀“共融共生”的知識經濟時代,也是承載著人們美好記憶和情感的“非物質文化”時代,傳統意義的工業設計突破了以往“非此即彼”的界限走向復雜的混沌領域。當代的產品用戶界面設計的重心已經從著重對象的功能和結構的“物質實現”,到強調“文化氛圍”、“體驗交互”等非物質效用的階段。

2、產品用戶界面之概述

需要引起重視的是,“產品用戶界面”作為連接用戶和產品之間的重要橋梁,一直并沒有得到相應的重視。設計經常迷失于“造型”和“樣式”之中,而遺忘了去深入研究“用戶”與“產品”之間的深層涵義。“就消費者而言,界面就是產品” 。也許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面對新買的產品欣喜的打開包裝嘗試使用的時候,卻困惑于復雜的“產品用戶界面”卻不知如何操作,只好硬著頭皮去啃厚厚的說明書。這就是不良的產品用戶界面帶來的后果。易拉罐的瓶口設計就是成功的產品用戶界面設計,它符合人類的認知心理習慣和行為模式,不管是哪個國家、哪個民族、說哪種語言,無需任何的操作說明,都可以輕松解讀其所表達的涵義,并做到簡易的操作。

用戶界面從傳統上分為廣義上的界面和狹義上的界面,也可分為軟界面和硬界面。從心理學角度來看,用戶界面可分為感覺層面(視覺、觸覺、聽覺等)和情感層面。廣義的說,凡是參與用戶和產品信息交流的一切領域都屬于用戶界面研究范疇。從我國研究現狀來看,學術界較多從人機工程學的角度來進行研究,在研究方法上,重視 “尺度”、“效率”等物質性因素,而缺少不同文化氛圍、不同社會環境、不同生活方式的用戶對于“社會文化”、“交互情感”等非物質因素的研究。從“可用性”到“易用性”的研究轉型, “用戶體驗”和“用戶友好”等已經成為產品用戶界面的新型研究領域。

筆者認為,“產品用戶界面”(PUI-Product User Interface)主要討論產品設計中用戶和產品之間的認知與傳達的問題。產品用戶界面概念來源于早期的“人機界面”,但是傳統的人機界面只偏重于人機之間信息的輸入和輸出,把人機交互看作“生理動作”和“刺激信號”的過程,屬于“物理層面”階段;而隨著認知心理學的發展以及信息技術的進步,現今的產品用戶界面設計更加著重于對“用戶研究”和“用戶體驗”的重視,屬于“腦的延伸”階段。簡單來說,如果哲學解釋了“我們是誰”的問題;科學研究了“我們從哪里來”的問題;產品用戶界面就是要探討“我們如何認知和理解產品”的問題。產品用戶界面是復雜的多學科融合的設計學科,文化人類學、社會學、符號學、認知心理學等學科都在此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需要說明的是,本文討論的“產品用戶界面”是針對工業設計范疇內所有“人為物”和“人為事”的“硬件認知界面”,而“狹義的用戶界面范疇”不屬于本文重點的探討范圍。

3、產品用戶界面之認知與傳達——以用戶為中心的研究方法

產品用戶界面設計以“用戶為中心”(UCD-User centered design)為出發點的科學研究體系,即在整個產品用戶界面的研發過程中,強調以“用戶研究”為中心,“用戶研究”是整個產品用戶界面研究的主線索。廣泛的應用用戶為中心的方法進行“用戶行為模型”研究,利用“群體文化學”進行深度用戶研究,了解用戶日常生活中的價值結構和生活方式。用戶為中心設計不能僅僅局限于“用戶”為焦點,而更應該關注“用戶的行為方式和生活方式”。

實踐表明,產品的用戶界面設計不應該去和產品的外形做過多糾纏,應該直接進入“人”與“物”之間關系的探討。擁有八十多年歷史的飛利浦設計中心專門設有Culture Scan部門,其新的口號就是“Sense and Simplicity”(簡單而好用)。飛利浦公司強調“聚焦人類研究”(People Focused),利用多學科的團隊,進行用戶趨勢研究(Consumer Research &Trends)以及文化掃描(Culture Scan)的方法對用戶進行研究,以期對未來發展的趨勢做出宏觀預測。廣泛的應用用戶為中心的設計方法來進行產品用戶界面設計,將會使得企業的產品具有更好的用戶親和力和市場競爭力,達到品牌的商業上的成功。

產品用戶界面設計是復雜的設計活動,在設計過程中必須研究復雜的用戶心理活動和用戶行為方式。首先面對復雜多變的用戶,這就需要從“多學科”和“多角度”去進行用戶研究,建立用戶模型(User model)。只有確定了用戶的目標、用戶的生活方式、以及用戶的需求在哪里,才能找到產品用戶界面的原點。產品用戶界面設計的認知模型可以理解為設計文脈底蘊下的故事。設計師的概念模型、系統映像以及用戶的心智模式相互影響,為了讓用戶簡易的認知和使用產品,設計師概念模型(Designer conceptual Model)與產品的系統映像(The System image)以及用戶的心智模式(User Mental Model)必須匹配。設計師通過產品用戶界面與用戶交流,這種交流通過“系統映像”進行。用戶將“系統映像”作為信息來認識,形成“心智模型”。設計師應該給用戶提供正確的“系統映像”,使得外部知識和用戶頭腦中知識之間實現匹配。


(產品用戶界面認知與傳達模型)

不同生理特征、心理特征、社會特征的用戶就可能會對產品用戶界面有不同的需求。理想狀況就是設計模型與用戶的思維模型完全一致。假如產品用戶界面缺少被理解的意義背景和結構,那樣對于產品的認知可能就異常困難,因為用戶任何時候都試圖去解釋身邊的事物,并且對所做的選擇找尋合適的理由。產品用戶界面設計應該符合用戶的思維模型,應該讓用戶清楚的了解所處的狀態,我們要提供給用戶的是“方便性”而不是“規則性”。設計在線.中國

4、產品用戶界面之設計評價系統

拙劣的產品用戶界面設計讓人產生嚴重的挫敗感,影響了對產品的認知和使用過程。產品用戶界面貫穿了用戶和產品交流的始終,優秀的界面應該提升用戶對“使用產品的理解”,感受到“愉悅的使用體驗”。用戶需要簡單、自然、友好、一致的界面。產品用戶界面應當提供簡單靈活的操作動作,盡量減少用戶視覺,記憶和邏輯思維負擔,減少或防止用戶出錯,達到產品簡單使用(easy to use)和愉悅使用(joy to use)的目的。

設計師需要理解人們喜歡用何種方式與產品進行溝通,并研究產品用戶界面如何符合用戶的“價值和意義系統”,勾起用戶的“情感和回憶”,在此之后才能“有的放矢”的提出合理的解決方案。在具體工作中可以從產品的“可視性與反饋”、“用戶的行為模型”以及“自然匹配原則”等方面進行產品用戶界面的評價研究。設計師應該有責任成為產品用戶界面體驗的策劃者,協調科技和人生活之間的和諧互動,利用用戶熟悉的感受和本能反應來進行產品設計,讓人們在信息時代也能找到以往生活類比的經驗。www.jrujao.cn

5、產品用戶界面設計之發展展望

產品用戶界面研究屬于復雜的多學科交叉性的研究范疇,由于“用戶的復雜性”、“產品的復雜性”以及“設計本身的復雜性”,以及當今“全球化與民族多樣性”共存的社會環境下,如何深入探求產品用戶界面的認知與傳達的問題都是具有挑戰性的。古人云,武俠中最高境界的劍術,就是無形的“劍氣”。隨著社會的發展,產品功能的載體會因其所承載功能的消失而消失。本文認為,產品用戶界面的理想境界就是,讓用戶在享受產品帶來的體驗的過程中,感覺不到產品的存在所帶來的羈絆。讓科技以一種不干擾的狀態進入人們的生活,實現觸動消費者心靈的產品用戶界面將是我們不斷努力的方向之一。


參考文獻
[1].[美]唐納德諾曼.設計心理學.北京:中信出版社,2003.10
[2].[美]唐納德諾曼.情感化設計(,付秋芳,程進三譯).北京:電子工業出版社,2005
[3].柳冠中.事理學論綱.長沙:中南大學出版社,2006.1
[4].[美] Jacob Nielsen.可用性工程.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2004.9
[5].[美]魯道夫·阿恩海姆.視覺思維——審美直覺心理學(,滕守堯譯).成都:四川人民出社,1998.3.


作者:吳 磊?? 李 娟 (湖北武漢 華中科技大學 湖北工業大學商貿學院 430074)
簡介

吳磊:(1982 – ),男 ,陜西省乾縣人,華中科技大學機械學院工業設計系教師。主要從事工業設計及其理論研究。先后獲得了“箭牌衛浴”全國衛浴設計比賽等國內外設計競賽金獎及優秀獎十余項;在藝術類全國核心期刊《裝飾》等發表學術論文及作品十多篇。
李娟:(1982 – ),女 ,湖北省武漢人,湖北工業大學商貿學院藝術系教師,主要從事視覺藝術設計及其理論研究。在藝術類專業期刊發表學術論文及作品多篇,參與設計類教材編寫數本。


ABSTRACT: As well known, “product user interface ” is the bridge between “user” and “product”,it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basic theory of product design system. Therefore, this article based on Anthropology、Sociology、Semiotics and Cognitive psychology to looking forward to building a broad knowledge system to find out the method of? “cognitive model “and? “communicate approach ” in product user interface research. The author believed that 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enter people’s life with one kind of the state not disturbing,achieve to the perfect product user interface that touch the hearts of the users is one of the industrial designers’ goals.
KEYWORDS:? Product User Interface, User centered design, User exper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