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號學理論在產品系統設計中的應用

“從某些方面來看,我想設計師們應用更多的時間去創設符號,余下的才是制造實物。” ——當代最負盛名法國設計師,簡約主義的代表人物菲利普·斯塔克語。

作為人類文化產物的符號在現代設計中具有的實踐性意義十分重要。符號如同產品一樣,產生于人類的社會勞動,是人類專有的財富,是一種以物質為載體,體現著人們的精神需求和社會文明的人為事物。產品是人類文化的物質形式,是人——自然——社會之間相互聯系的物質媒介,也是人類生活方式的物質媒介,而設計的本質正是在于為人類創造一種合理的生活方式。產品作為人類生活方式的物質媒介,其符號特征是顯而易見的。
一、符號與符號系統

一切有意義的物質形式都是符號。符號是利用一定媒介來表現或指稱某一事物,可以被大眾所理解的事物。根據皮爾斯的符號學理論,任一符號都是由三種要素構成,即媒介關聯物、對象關聯物和解釋關聯物,每個符號都具有三位的關聯要素,任何事物若沒有表現出這三種關聯要素,它就不是一個完整的符號。例如一塊石塊本身沒有任何意義,它最多只能作為符號的媒介聯系物而不能作為符號;但是當打磨成石斧而作為工具使用時,石塊就能指示出一定的意義——石斧,當這種意義被人們所理解時,石斧就構成了符號。從“石斧”的符號特征可以看出,符號是意義與對象世界之間的結構關系,這種結構關系使對象和意義融合為統一的符號系統。就像人類通過產品改變生活方式,從而使人、自然與社會協調發展,融為一體一樣,符號使人與世界溝通,使世界作為意義被主體理解和掌握。符號既不是精神的,也不是物質的,既非主體亦非客體,而是介于心物、主客之間的關系結構,這種關系結構是在解釋活動中形成的。

符號是由媒介關聯物、對象關聯物和解釋關聯物共同作用而構成的系統。在這個系統中,每個符號都是在與其它符號的差別中確定自身意義的,這種意義具有約定性,符號正是通過差別產生聯系,通過約定使聯系能夠合理解釋。符號的約定性和差異性,證明符號是表現為三個關聯物的系統,三個關聯物只有在全部聯系中才能構成符號,同時符號作為意義對象,只有在一定的環境中才能發揮解釋的作用,這樣符號只有作為系統才能體現出其意義性。

二、產品系統的符號分析

產品是人類勞動的物化,是由各種材料以一定的結構和形式組合起來,具有相應功能的系統。產品作為人類生活方式的物質載體,不是目的而是實現目的的手段,而任何一件產品都不是孤立存在的,都必須在特定的環境中通過與人和其它要素的聯系,以系統的存在方式才能實現其功能意義。產品外部聯系的確立必須通過內部要素以一定的結構方式來體現,要素、結構、功能正是構成產品系統的三因素,其中功能是產品系統的核心,其實現過程正是符號化的過程,產品正是利用語義、語構、語用的方式來形成符號系統,實現人與物質世界和意義世界的聯系。

1、產品要素的符號學分析

產品要素是構成產品系統的單元體,任何產品系統都是由若干相互聯系的產品要素構成的有機體。任何單元體,只有賦予了意義,形成特定的符號,才能構成產品的要素。要素作為構成產品符號系統的單元體,首先表現在產品符號要素與外部聯系的意義上,即產品的語義學特征上。產品系統中的每一個要素,都應具有一定的指涉意義,因為只有通過指涉意義才能使產品與外部事物建立起聯系,才能實現產品的功能。正如一個圓是沒有任何指涉對象的,也就不存在外部聯系的意義,自身不能構成符號;但當圓形的按鈕作為產品要素時,在形態上能給人以柔和、親切感,并可提示具有旋轉功能;如果圓形按鈕的頂面是微微凹下去的弧面,人們通過聯想就會與用手指按壓這一操作方式相聯系,這樣產品要素就呈現出一定的意義性,并且能被消費者所理解,產品符號系統的語義就得以形成。其次,產品要素的符號學性質還應該體現在語用學特征上。語用學是研究人與符號之間的關系,產品符號的功能是具有廣泛意義的產品與外部環境的聯系,而最主要的是產品與人的聯系,即人對產品的使用方式,這種合理的使用方式才能使產品具有意義。例如易拉罐的設計正是通過使用方式的變化,為特定時空環境下的人們創造一種合理的飲水方式,產品符號語言的語用學意義也正在于此。

2、產品結構的符號學分析

結構是若干要素相互聯系、相互作用的方式,即產品系統的結構是產品系統內部各要素相互作用的秩序。產品結構的符號學特征首先體現在產品要素之間的關系上,即產品語構學的特征上。正是有了要素與要素之間的有機結構關系,要素才能作為媒介關聯物在符號系統中發揮其內涵和外延的作用,產品才能形成系統,實現特定的功能。產品結構的符號學意義還體現在自身的語義特征和語用特征上,產品的對稱結構本身就能給人以均等、平衡和穩定的語義感覺,螺旋式的結構設計能創造出旋轉的使用方式,產品符號的語義和語用關系能通過合理的產品結構得到明確的設計。

3、產品功能的符號學分析

功能是產品系統所體現出來的外部意義,是作為媒介關聯物的產品與外部環境相互聯系和作用過程的秩序及能力。功能作為產品符號的目的性,作為設計的最終目標,是產品符號系統的深層結構關系,而功能又必須通過產品符號系統的表層結構——產品要素和結構來實現,所以產品系統的功能是通過產品符號意義的內涵表現出來的產品符號意義外延,其實現過程正是產品符號的解釋關聯物發揮作用的過程,也是產品在人們的心靈中喚起觀念的符號化的過程。產品符號意義的表述往往是復雜的,表述得過于直接,就會使產品語義失去其復雜性而變得淺薄,表述得過于隱晦,其意義又很難被解釋和接受,所以設計師必須根據具體的狀況而選擇適當的方式,使產品系統的功能能夠被廣大消費者所理解。

三、產品系統設計的符號化過程

產品功能實現的過程是產品符號系統由表層結構向深層結構轉化的過程。任一產品系統必須起始于不同的客體,在各客體之間建立一定的結構聯系,并通過這種聯系產生出既定的結果,其系統過程為客體(要素)——內部聯系(結構)——外部聯系(功能),功能是要素與結構共同作用的結果。這一作用過程正是人類意識的符號化的過程,符號系統也正是通過(媒介關聯物→對象關聯物)→解釋關聯物而發生作用的,解釋是符號系統建立在媒介關聯和對象關聯物基礎上的功能體現。與符號解釋的過程相反,產品符號系統形成的過程是由深層結構向表層結構的轉化,即在設計的過程中,往往首先確定產品的功能目標,其次是確定產品的結構和要素。例如在對木椅的設計時,首先應該根據使用者和使用環境確定產品的功能目標;其次確定采用何種結構和要素,即設計的方案。設計方案要考慮的因素有造型、構造、連接等結構關系和材料、工藝、尺度、色彩、人體工學等要素特征,結構和要素的變化都可以使方案多樣化,系統設計的過程正是要在多種方案中選擇最優方案。

產品符號系統的設計是十分復雜的,不同的消費者從同一產品獲得的意義和使用方式是多樣化的,即產品符號在與外部環境發生聯系的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很難準確定位的。正如菲利普·斯塔克所設計的“多汁的沙利夫”檸檬榨汁器,他自己有一段說明式描述:“對我而言,它主要是件小雕塑,而不是有著什么實質功能的家庭日用品。它存在的真正目的不是去榨千百萬個檸檬,而是想讓一個新上門的女婿與岳母有些飯后的談資。” 榨汁器的意義在特定的環境和使用者之間顯然是復雜的。產品系統設計的意義也正是用系統的思維方式,以產品符號為物質媒介,在復雜的文化環境中創造更合理的多元化的生活方式。


參考文獻
【1】[德]馬克斯·本澤,伊麗莎白·瓦爾特著,徐恒醇編譯:《廣義符號學及其在設計中的應用》,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2年8月
【2】吳翔編著:《產品系統設計,產品設計(2)》,北京:中國輕工業出版社,2000年6月
【3】羅越著:《視覺傳達》,哈爾濱:黑龍江科學技術出版社,1996年10月
【4】(英)卡梅爾-亞瑟編著,連冕譯:《菲利普·斯塔克》,北京:中國輕工業出版社,2002


作者:吳志軍 那成愛(湖南科技大學工業設計系)
原文發表于裝飾? 2004.NO.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