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數據“說”話——全國美展設計展區平面設計參展境況

全國美展藝術設計展自1999年開始設立至今,已為社會各界所關注。然而與全國美展的幾個傳統分展區相比,設計展區的參展境況則更耐人尋味。為了保持設計展區的獨立性,本文所談到的平面設計僅限于國展設計展區中的平面部分。為此,作為長期從事平面設計教學與研究的工作者,筆者在持續的關注中對國展設計展區平面設計作品進行了一番數據上的搜集整理后,發現盡管目前所掌握的數據可能還不夠全面或準確,但也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其某種傾向,這至少表現在如下三個方面。

zmh

一是招貼的“一花獨秀”。第十二屆美展設計展區平面設計獲獎提名和入選作品共135件,其中排在前三名的類別分別為招貼(74件)、包裝( 24件)、視覺形象(23件),分別占平面部分的55%、18% 、17%,很顯然招貼占據了大半壁江山。而眾所周知,平面設計包含了招貼、書籍、包裝、視覺形象、字體等多個類別,但通覽第九至十二屆這四屆美展設計展區的平面作品,可以看到招貼占到60%的比重,第九屆更是達到75%。從這個層面來說,美展設計展區平面設計成為了“招貼展”,這無疑顯得有些狹隘,卻體現了其自身特點以及在平面設計中的地位,實屬自然情況。與其它門類相比,招貼較少受客觀因素的影響、更為注重藝術性,在作者表現、評委評審等方面具有先天優勢,這就使得招貼稿件數量較多、入選率也高。但是,招貼入選的高比重也造成了其它門類入選比例的低下,使得平面設計各門類之間比重懸殊,導致設計展區不能呈現平面設計的全貌,無異于“盲人摸象”。另外,單從招貼本身來看,也是清一色的公益、文化類別,難覓商業招貼的蹤影,招貼的整體風貌大打折扣。我們也欣喜地看到,與第九、十屆相比,第十一屆招貼在平面中所占的比重有較大下降,各類別向著均衡方向發展。但是第十二屆招貼又有所“抬頭”,招貼獨占鰲頭的現狀并未得到穩定而根本改變。

二是參展省市的“眾寡懸殊”。第十二屆美展設計展區平面設計獲獎提名和入選前三名(含并列名次)的五個省市占到全國49%的比重,其中陜西是第一,16件,占12% ;江蘇是第二,14件,占10%;北京、山東、重慶并列第三,各12件,分別占9%。陜西能超過歷屆獲獎大戶浙江和北京取得這么好的成績,可能與這屆美展設計展區辦在該省、舉辦省的參展熱情從而更多的被調動起來有關。與前三屆相比,第十二屆中前三名省市獲獎提名和入選在全國所占的比重有所下降,設計展區平面設計被少數幾個省份所獨攬的現狀得到逐步緩解,參展省份正朝著多元化方向發展。雖然第十一、十二屆前三名都占到49%,但是由于第十二屆的前三名有五個省市,分別到這五個省市的比重自然也就下降,所以還是看做比重的下降。但不容忽視的一個戲劇性事實是,四屆美展中參展排在最前面的北京、浙江、廣東三個省市占到全國45%的比重,而與之產生鮮明對比的是,自全國美展設立設計展區十幾年以來,海南、內蒙古、青海、?西藏、?甘肅等五個省區至今都沒有平面作品入選,這與聲稱來自全國各省市且具有最大廣泛性和參與度的“國展”似乎有些不符,多少讓人有些遺憾。這種現狀在一定程度上也隱約反映出了各地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巨大差異,但這也不完全明確和準確。

三是院校勢頭的“一端獨大”。從筆者所搜集到的四屆美展資料和數據來看,院校是參展的主力軍,占到全國60%之多,且呈現逐屆上升的趨勢,第十二屆更是創歷史新高,設計展區平面設計作品院校獲獎和入選達到73%,如果這些數據能統計完整的話,這個比例估計還會有所上升。這與全國美展在院校評價體系中所占的地位關系密切。另外,這也與官方特別是文化部所舉辦的高規格設計展覽極少有關。雖然2012年文化部舉辦了首屆中國設計大展,但由于歷史和現實原因,其影響力還遠不能和全國美展相提并論,全國美展實際上也就成為“體制內”所公認的唯一國展,是院校學科排名、教師職稱晉升方面的重要指標,全國美展因而成為各院校所爭相搶奪的“蛋糕”,越來越多的高校教師特別是年輕教師花大力氣爭取在美展中參展、獲獎,以獲得評價體系的認同。在四屆美展當中,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的陳楠與中國美術學院的韓緒、袁由敏分別獲獎提名及入選5件,為設計展區平面設計參展數量最多的三人,特別是陳楠四屆都有作品參展,創數量和屆數雙高。而一線設計師的參展熱情還沒有很好地被調動起來,使得全國美展設計展也就沒有形成整體行業的影響力,所反映的僅僅是體制內的水平,不能體現當下中國平面設計的客觀與整體水平。

在院校參展持續升溫的大背景下,卻只有少數幾個專業院校獨領風騷。從第十二屆美展設計展區平面設計部分來看,西安美術學院異軍突起,超過歷史上參展大戶中國美術學院和山東工藝美術學院,獲獎提名和入選14件,排名第一,占整個參展院校的14%;四川美術學院9件,排名第二,占9%; 中國美術學院和南京藝術學院各7件,排名并列第三,分別占7%。與前三屆相比,第十二屆獲獎提名和入選數量前三名的院校在整個院校中所占的比重有所下降,少數幾個院校在全國美展中獨領風騷的現狀有所改觀。但縱觀四屆美展,可以看到獲獎和入選數量最多的基本上是中國美術學院、山東工藝美術學院、西安美術學院等少數幾個專業院校。

近年來,對于全國美展設計展區平面設計所呈現出的這種獨特現象或許各界眾說紛紜,然而時下設計界一些人士也有著自己的看法。其中,畢學鋒、王粵飛等業內人士的觀點可能更具有代表性,也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對此問題的認識。[1]畢學鋒認為美展的門類單一與高校課程設置有較大關系,門類設置沒有體現出設計與市場發展的引領性,不是市場發展的風向標。而作為為數不多的國家級綜合展覽,美展應該將時代與設計發展所衍生出的新門類盡快容納進來,真正做到與時俱進。另外,他認為美展設計展區平面設計并沒有充分體現出社會經濟發展水平,而其中的重要原因是由于評委背景的單一與特殊性,最能代表設計行業發展水準的一線設計師的參展熱情沒有很好地被調動起來,設計展區沒有形成對整體行業的影響力,在體制內外也就不可能獲得一致認同。王粵飛則認為,當下設計越來越扮演著參與改造社會的重要角色,其成果有賴于自身獨立的評價體系。全國美展設計展區不過是“大美術”格局下的一個分類,它的基本關系、評判標準、榮譽歸屬自然令人質疑。此外,王粵飛坦言,設計在國家層面一直無人“認領”,只好由中國美協“無奈”地“帶你玩”,是“打包在美展里的一個怪胎”,江湖設計師和美協對此均表不屑,造成了“舅舅不疼、姥姥不愛”的尷尬現狀。因此,設計展區沒有形成自己的賽制,也就失去了號召力。而只能委托既是美協成員、又是藝委會和院校領導這樣多重身份的評委,美展獎項淪為院校“分豬肉”也就不足為怪了。

由上可見,美展設計展區呈現出的如上特點顯然與其所處的尷尬境地有關。為此想要讓其在短期內徹底“獨立”出來盡管還不現實,然而中國美協將來要做的事無疑是在日后舉辦設計展時應有意識地分階段、分步驟將之與其它展區進行切分并根據設計的時代特點打造其核心精神、確立其參展類別及評審機制等,以吸引一線設計師的積極投入,從而真正形成全國美展設計展的“國家級”。


注釋

[1]這段話根據筆者2015年2月6日對畢學鋒、王粵飛兩位平面設計師的現場采訪大意整理,并通過郵件與他們進行了確認。

作者

張曼華,南華大學設計與藝術學院講師,深圳市平面設計協會會員,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訪問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