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字體熱”的冷思考

時下,隨著河南衛視“漢字英雄”與央視“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的先后開播及一些地方電視臺“方言聽寫大會”的風生水起,國內出現了一股強勁的“漢字熱”。

實際上,這種“熱”同樣也反映在漢字字體設計中。從國家層面來看,作為新聞出版總署的重大科技工程項目,“中華字庫”工程研發工作由全國近30家高校、研究院所和企業共同參與,已于2011年在北京啟動。在業界,始于2001年的“方正獎”中文字體設計大賽,至今已成功舉辦了七屆;2011、2013年深圳市平面設計協會在廣州、深圳舉辦了兩屆“漢字二十四時”,甚至在編輯《 SGDA2013—2014會員年鑒》時還特別邀請會員以“2014年度漢字”的形式提交自己的作品;漢儀公司也于2012年開始了首屆“字體之星”基金計劃及后續活動。在學界,2012年中央美術學院、上海印刷技術研究所、上海大學美術學院聯合在上海主辦了“漢字印刷字體研究歷史回溯”研討會;2013年《裝飾》雜志主辦了漢字字體設計學術研討會;2014年初,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成立了中國書法研究所,并將漢字書寫與應用研究作為學術方向;今年3月,中央美術學院舉辦了“字道—文字設計對話”主題活動。社會各方都不約而同對漢字字體表現出了濃厚興趣與極高熱情,“字體熱”一時橫掃全國,并呈愈演愈烈之勢。

語言是存在之家。一說起漢字,中國人更是滿肚子驕傲。作為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文字之一,漢字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一直是華夏文明的忠實記錄者與承載者。從這個層面說來,當前漢字熱的興起本無可厚非。然而,在當今物欲橫流的年代,這突如其來的漢字熱潮卻引起了某種思考,若稍加冷靜的審視則會發現,技術在其中引發的諸多問題。伴隨著科技的進步,計算機、手機得到普及,鍵盤輸入替代了書寫,很多人變成了“鍵盤高手”,但也失去了許多與漢字“親密接觸”的機會,“提筆忘字”變得極為正常。2014年10月,一張某著名電視主持人為某知名臺球運動員題字的照片在微博上瘋傳,主持人用繁體字為運動員寫下“九球天后”四個字,但是“九”和“后”兩個繁體字卻用錯了,從而引發網友集體吐槽。看來,這都是時代的產物。也就是說,時下技術進步使得人們手寫機會減少甚至消失,從而導致了書寫能力的退化,甚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難堪境地,“漢字危機”正成為一個令人憂心的文化現象。而漢字聽寫大會正是對時代發展帶來的這種危機所做出的睿智反應,重新喚醒了國人對漢字的關注以及對自身文化的認同,因而在當下受到民眾熱捧自然是順理成章之事。

其實,漢字設計也有著極為相似的上述現狀。隨著技術的發展,告別了“鉛與火”,迎來了“光與電”,國內字體公司基本上放棄了手稿,效率上有了很大進步,留在字體上的細微情感卻少了。另一方面,伴隨著計算機輔助設計在藝術設計中的廣泛運用,字體設計教學開始重“創意”而輕基礎。有些教師甚至認為,電腦時代不需要練習字體基礎,漢字可以直接從電腦里輸出,注重基礎未免太“落伍”,大量時間都應花在“創意”上,卻不知電腦里所安裝的字體也是設計師一個個創作出來的。學生對枯燥、乏味的基礎練習也并不感冒,連基本功都還沒過關,卻在“創意是設計的靈魂”偉大精神引導下,在電腦里對漢字進行各種“創意”——或拉長、或拉扁,有時甚至來個扭曲,惟恐別人不知道其“創意”所在,漢字受盡了“折磨”,變得面目全非,甚至都難以識別。

這樣說來,我們不應把當下漢字文化缺失的所有問題都歸根于技術進步,但不應回避的卻是整個社會特別是設計師的浮躁與速成心理。隨著現代化的快速發展,生活節奏不斷加快,效率觀念也逐漸深入人心,做什么事都想有個看得見的效果。進入鼠標時代的人們,鍵盤敲敲,一排字就出來了,便利又快捷。這樣一來,不管是普通公眾,還是專業人士,都很難靜下心來保持漢字手寫,更不要說單調無味且看不到“實際效果”的漢字基礎練習了。就拿第七屆“方正獎”中文字體設計大賽來說,共收到來自全國各地及港澳臺地區的參賽作品2675份,其中創意類2274份,而主題和排版兩類卻只有401份,遠遠低于創意類。從這個角度說來,印刷字體在國內所得到的重視與其社會作用極不相符,與同屬漢字文化圈的日本、韓國更是不能相比。雖然對創意字體的探索值得推崇,但印刷字體缺乏甚至鮮有人問津的殘酷現狀實在讓人擔憂。一個直接原因就是,印刷字體設計難度大,需要扎實基本功,不容易獲獎。換而言之,漢字數量巨大,結構復雜,開發一款字體要耗費幾年時間,且要求設計師有良好的字體或書法基礎,但由于多方面原因其收益卻甚微,這就不能很好地體現當下的“效率原則”,從事字庫字體開發的企業和設計師自然就少,從而也就造成了中文字庫的匱乏。顯然,在浮躁的社會氛圍中,設計師的文化擔當與社會責任有所缺失,一些設計師只是把字體當作獲取專業榮譽的工具,無疑這是偏離設計本體的。雖然近年來創意字體不斷登上世界展覽舞臺,取得了眾多國際榮譽,但仍難以掩蓋國內“無字可用”的尷尬現實。

就此而言,當前的這種漢字發展態勢其實還遠不夠熱。然而,如何認識漢字、技術及其在印刷和書寫中同一個民族生存的文化意義,無疑值得時人的進一步思考。

作者:
張曼華,南華大學設計與藝術學院講師,深圳市平面設計協會會員,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訪問學者。